记得我第一次来到华景教会后,就被安排到思恩小组团契。当时正在哺乳期,我极少去教会,也甚少读经,小组成了我与弟兄姊妹沟通、灵命成长的唯一途径。

 

这是个刚刚开放的家庭小组,在早期的相当一段时间里(可能有半年甚至更久),除了带领的组长肖弟兄与边姊妹夫妻,我通常是唯一一位“客人”。当时教会还没有开始统一的查经系统,我们两三个人的聚会常常化为聊天,然而组长就是用这样恒久忍耐、周复一周、月复一月的聊天方式,把上帝的话语种在了我心中,引领我认识主耶稣。原本只是寻求精神寄托的我,至今收获的内心真实的平静与喜乐远非当初所能预料。

 

在组长的耐心等候下,神指引越来越多的信或未信的弟兄姊妹到来团契。从众人的分享与讨论中,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过犯,愈发感恩神的恩典。从弟兄姊妹身上,我真实看到神的大爱,与自己的罪性。

 

比如,小组较为年长的退休教师梁姊妹,外表谦卑、柔弱,在探访过我生病的妈妈后,听说爸爸因牵挂其他家事要离开,准备留下能自理的妈妈自己照顾自己。与爸爸仅有一面之缘的梁姊妹,明知我描述过爸爸脾气何等火爆,竟敢于主动致电爸爸,大力劝留,挂了电话想想不够,干脆直奔我家中当面再劝。爸爸虽然仍然口不饶人,但真的被留下了,如梁姊妹所劝,每日买菜做饭,照顾妈妈“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耶和华你的神和你同去。”(代上22:12,申31:6) 我看到了,在神爱的引领与庇护下,基督徒内心的强大,追求公义的勇往直前。

 

又比如,小组分配给我QT结伴的温姊妹,起初我心里还老不情愿,想着“她啊,开口闭口都是神的话,我平时就听不懂、插不上话,工作与生活又是完全不同的状态,咱俩结对子能有共同语言吗?!”事实证明,神的原意是好的,时间会作出见证。在后来的QT与分享里,温姊妹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她凭着对神狂热的爱,鞭策我不得不跟上;当我遇到困惑时,神借着她的口而出的话语,特别能鼓舞人心。以致有时被性情直率的她脱口“斥责”时,我也忍不住要发自内心地慨叹——哈利路亚,感谢神,派给我这么好的姊妹来到身边!“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林前13:1)我听到了,只要神的爱充满胸间,忠言并不逆耳。

 

还有丈夫不在身边、自己一人带着三岁孩子的彭姊妹,噢,起初我是多么的对人家敬而远之,因为我感觉,仅仅是感觉,感觉人家多么的孤傲冷淡,似乎眼里除了组长别无他人,常常聚会开始到结束,她似乎就没有正眼看过其他人(包括我),也没有笑过。还有还有,她好像是个懒妈妈哦,每次聚会前,不给孩子做晚饭,最多带块面包就过来了。不对!“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5)这是在说我吗?神在警告我!我开始在小组里认真聆听彭姊妹的分享,以致后来真的是羞愧不已——沉浸在新婚幸福中的我,全然没有体会到彭姊妹夫妻远隔重洋无法团聚的相思之苦,她当时愁烦,确实难以强颜欢笑;没能理解人家出门参加小组团契之前的时间并不是孩子的饭点,不是做不做饭喂孩子的问题,而是孩子那个时间根本吃不下饭,妈妈只能怀揣面包领着孩子出门,或者早点到组长家里蹭饭。“神岂不鉴察这事吗?因为他晓得人心里的隐秘。”(诗4421我对我此前的论断感到亏欠,同时感恩神借着这样的机会让我成长。

 

在思恩家庭里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让我感恩的弟兄姊妹三言两语难以尽述。如果不是切身受益,实在难以体会教会“人人有小组”的用心良苦。“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在思恩家庭,我真实感受到了神的同在、生命被神翻转。

 

你的小组在哪里呢?

 

(华景教会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