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风暴

 

2007年时,雪柔已经在一家贷款集团的分行里工作了多年,负责审核房屋抵押贷款的申请案件。

 

那一年7月,雪柔所在的部门业绩红火,房屋抵押贷款客户数目创出新高,甚至打破了集团里的全国记录,因此每人都领到1,000美元红利。但是到了8月的一天,分行女经理突然宣布,所有职员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到会议室开会。会议中她神情凝重地说:“我今天早上与地区经理通过电话,他表示集团宣布:要把北加州房屋抵押贷款的部门整个关掉。我们将做到10月为止。”

 

会议室里突然鸦雀无声,同事们不自觉地彼此相望,莫非听错了吗?雪柔仿佛还感受到上月红利支票放在口袋里的余温。这个美梦太短暂了!

 

女经理继续交代:“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接受新的申请。大家仍须照常上班,直到公司解散为止……我们,没有工作了。”最后,她竟忍不住哭了出来。

 

很多女同事也忍不住哭了,哀伤的气氛弥漫整个会议室。惊愕中,雪柔的脑子却忽然跳出一句话:“这事来得合时。三天后你会为此而感恩。”雪柔已报名参加为期三天的退修会,这是个聚集基督徒艺术家和音乐家的退修营。“主啊,祢真是挑了个好时晨!”她好像彼得一样,在暴风雨的海中,站在波涛汹涌的小舟上,望着依然沉睡的主问道:“主啊,祢还在睡吗?”那天,雪柔是唯一没有哭红双眼的女职员。

 

次日,在开车南下的途中,雪柔有更多时间消化被公司解雇的消息。三天之中,耶利米书二十九章11节的经文再三在她心中重复地响起:“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多年来在贷款集团中工作,她看见过许多光怪离奇的事情。债券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就连他们这种专业人士都弄不清楚的债券名目;个人债务不断膨胀,不但在她的客户身上看到,也影响了她自己处理个人财务的态度。一夕之间失去工作,雪柔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第一个大挑战就是她的信用卡债务,一但失去固定收入,累积的速度将更快,债务也会更庞大。她也思考到在工作中,除了领薪水以外,她并不快乐:每日上班与她为伍的,只有和她一样日日赶进度的同事,还有一部庞大的电脑屏幕。她看到的是一份又一份申请表,上面写着陌生人的姓名和复杂的数字,接触不到人。三天后,自己创业的想法悄悄地在雪柔的内心生根了。

 

离开职场

 

当雪柔回来上班、等待公司解散的日子里,因为不再接案件,把手上的业务陆续处理完毕后,整个公司的人都没事可做,但是又被规定要来上班。有两个星期之久,大家都在电脑上玩扑克牌。从前如果谁敢在上班时玩,就有被炒鱿鱼的可能,现在员工却被告知:“去玩吧!”一日,女经理问谁愿意提早离职,不用来上班,雪柔赶紧举手,她不想继续在公司浪费时间。她可以领遣散费直到10月,也就是她还有两个月的薪俸与时间可以来规划她的前途。

 

雪柔开始思考要开创什么行业,因为曾有帮忙义卖咖啡的经验,她想:就开一家咖啡店,兼卖爸妈的蜂蜜吧!雪柔想,与其把债务推销给客人,倒不如把神所创造又具有医治疗效的蜂蜜和周边产品卖给客人。

 

雪柔从小家里就饲养蜜蜂。父亲是个消防队员,下班的时间就一头钻进院子小心照顾他的宝贝蜜蜂,蜂蜜盛产后,就采收自然纯浓的蜂蜜,不加人工处理,装罐出售。一般大量生产的蜂蜜,按照“规定”都可以加二成半水,但加了水就必须高温消毒,令蜂蜜中的活性酵素被破坏,有时还因为混杂了其他种类的糖浆,而必须添加防腐剂以延长上架日期,或是其他添加剂以保证蜂蜜不会与糖浆分离。然而天然的蜂蜜里面含有许多酵素、花粉与成分,加温与添加物都会把蜂蜜天然的优点完全破坏。蜂蜜有没有经过加工都可以小心阅读商品标签而得知。养蜂这一行业需要大量人力,使得小资本的家庭企业无法开店和承担房租的压力。所以雪柔小时候假期的经典回忆就是:一家人开着小货车,停在路边,架起支架卖他们的天然纯蜂蜜。辛苦的养蜂生涯令这个有五个孩子的家庭没有一个愿意接续养蜂的行业。

 

近年来蜂蜜与花粉治疗过敏,以及蜂胶为天然的抗生素与抵抗滤过性病毒的疗效,渐渐透过网路媒体的报导,让这个几乎要牺牲于大量生产的商业体系的养蜂事业,颤颤巍巍地找到了立足点。雪柔再度从这个儿时视为平常的蜂蜜中看到神创造的奥秘,于是邀请她父母的宝贝蜜蜂参与了她的创业之旅。

 

从上班族到个体户

 

在如今以财团利益为上的环境中,中小企业要得到政府的核淮是非常困难的。在申请开设咖啡店的过程中,除了层层手续的申请以外,最后还得需要一万美元的费用,才能把开店执照申请下来,这还不包括每月各样的规费、消防捐款、卫生检查费和种种杂税。在申请过程中,雪柔盘算再盘算,要卖上多少杯的咖啡才能打平这些费用和租金?卖咖啡的门向她关闭,她打了退堂鼓,但也不再想回到商业集团上班。她越来越强烈地觉得要成立自己的蜂蜜店,专心推广自家的蜂蜜。她决定要将上帝创造的蜜蜂介绍给人们认识。

 

2008年雪柔的“熊足蜂蜜”店开张了。她在城东没有蜂蜜店的地区找到一个路边店面。签租约时她告诉房东,他们是基督徒,会根据圣经的教导以及伦理来经营生意,很快签订了一个月1,660元的租约。刚开始雪柔还可以负担,渐渐地便捉襟见肘。靠近马路有家卖水果的店面,挡住了开车人的视线,等到看到蜂蜜店时,已经过头了。人们就是不知道这里有家新开张的蜂蜜店。因为招牌的大小及放置的地方都有严格规定,她试了几种方法还是无法吸引到顾客。经营越来越困难了!一天,雪柔开着车,在焦躁与挫折中,她对着天空向神呼求:“神啊,这真的是越来越困难了……但如果,如果祢可以把房租降到1,000元,我愿意再继续努力下去!”

 

两个礼拜后,房东来探望她,主动地提及:

 

“雪柔,我看到你的店在挣扎中,这样吧,我把你的房租降到1,000元如何?”

 

雪柔不敢置信地:“你说什么?”

 

“我想你一直在为此事祷告,对吧?”房东说。

 

雪柔无法掩藏自己的喜悦:“对啊!”

 

沉重的房租负担暂时放下。原先不谙经营之道的雪柔,在惨淡经营后,终于摸索出如何吸引顾客的方法。突破来自雪柔开车路过附近教堂的那一天,教堂高耸的十字架下挂着一块帆布,上面写着教会的本周活动。雪柔看着这块布告,叫了出来:“真是好点子!”几天后,一幅路人绝对不会错过的“花粉过敏吗?试试当地蜂蜜(Get Allergy? Try Local Honey)”大幅的看板架在雪柔停在马路边的小货车上,鲜艳的黄底黑字向着顾客招手。她只要每日收店前把招牌收进来,就不受招牌大小的限制,也完全合乎市政府的规定。顾客开始来光顾了。 

 

职场即工场

 

接下来的日子业务平稳地成长。雪柔逐渐有稳定的老顾客来光顾,享受与顾客交通的快乐,终于她可以付房租和电费了。有时在店后面处理蜂蜜的分装与装罐,她放起敬拜神的音乐,让神的平安充满在工作中。她将教会聚会的讯息公布在店里,也贴着“天父爱的书信”给顾客看。雪柔写了一本书,Its a Wonderful Bee Life(奇妙的蜜蜂生涯)。春天的时候,她举办养蜂之旅(Bee Tour),带领有兴趣的大人小孩参观蜂巢,讲解如何采蜜,同时也提供专业课程,教导凡有意于后院养蜂者全套的养蜂常识与设备。

 

在她的博客中这样写着:

 

许多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家相信基督耶稣的店。若不是神天天相助,毫无疑问的,今天我们的店不可能仍然存在。

 

彼得前书三章15节说:“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我们固定祷告,也常常为我们的顾客祷告。有时候是为他们的需要代祷,有时候仅仅是简单的:“神,请祢祝福每一位踏进店里的人。”我们相信祷告的权能,神多次都允淮了我们谦卑的要求。

 

雅各书四章2节:“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

 

马太福音七章7节:“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意外的拓展

 

雪柔店面的左前方是一大片空地,长满齐膝的杂草,属房东所有。一日房东被消防队开了一张大罚单,原来深夜时候,几名无家可归的游民聚在此地生火取暖,火苗不小心烧到了一旁的杂草,消防队赶来灭火后,因为有物业的杂草过高而引起火灾之嫌,所以给房东开了罚单,并且嘱咐,以后要常常割草,维护环境安全,不然会再开罚单。

 

房东左思右想,想到了个好办法。这一日他来到雪柔的店里,问雪柔愿不愿意把她的蜂箱也搬迁到这块荒地上。房东心里是这样盘算的:有蜂箱驻足在此,这一片荒地顺理成章成为农业用地,就不受限于商业用地或是住宅区的法律规定,必须时常除草、整理门面。对雪柔来说,这真是从天而降的礼物!当她租到这块店面时,压根没有想过要把蜂箱搬到这里,为了扩展蜂蜜的产量,她常常外出找寻合适摆放蜂箱的地点,然后以交换几磅蜂蜜的条件来换取别人同意放蜂箱在那里。

 

当房东这样建议时,雪柔怀疑地问:“免费的吗?”

 

房东说:“对啊,常有游民到这里来扎营过夜,不久前的一把火让我被罚了不少钱。你若把蜂箱搬来,不但解决了我无法照顾杂草的问题,而且游民也不会再来,因为没有人愿意与蜜蜂睡在一起。”

 

房东的提议实在是完美的双赢策略,她得以将数十箱蜂房免费安置在几公亩的荒地上。为了照顾蜜蜂与蜂箱,从此这一大片荒地也得到“熊足蜂蜜”的完善照顾,真是一举数得!

 

蒙福的道路

 

渐入佳境的的“熊足蜂蜜”店,客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有的来买蜂蜜、蜂胶、花粉,或买蜂蜡製成的蜡烛、雪柔调製的天然乳液、儿子饲养的走地鸡所生的鸡蛋,或小农手工製的果酱。雪柔常年照顾蜜蜂,被加州太阳晒得健康肤色,一点都看不出来六年前她曾经是穿梭于大企业建筑物,生活于舒适空调办公室的上班族。

 

现在,不论遇到何种挑战,雪柔都变得不再焦躁,因为她相信神在诗篇四十六篇10节中所说的:“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由过去神带领的经验,雪柔已经学习到:人生不但要相信上帝,也要勇敢踏上信赖祂引导的路程。她知道:摆在她面前的仍是一条蒙福的道路。

 

 

摘自中信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