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与教会

唐崇荣牧师

第一:基督是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

今天我们在教会里,是不是唯独基督坐宝座?唯独基督为元首发号施令?众人唯独顺从祂的一个形象?

若一个教会以人为元首,由人坐宝座,以人的独裁性的命令为终极性定夺一切事物的权威,这是邪教,绝非是教会。

我再说,教会是以基督为元首,全地的人以基督为他们的头,完全灵属于基督成为基督身体的一个属灵团体,才叫教会。

这样看来,头比身体更重要,是头引导、管理、支配整个身体,从来没有身体管理头的。头是处于领导地位,教会应当让基督作头,让基督引导我们,让基督坐在宝座上,这样的教会才是教会,这样的配搭才是健全的配搭。圣经说,基督为元首,教会是耶稣基督的身体。若我们在一个团体里,看不到基督作元首,所听的都是人的声音,这教会一定发生严重问题。许多所谓的教会只是自我贴标,内在充斥了人与钱的声音。所以里面是不是以基督为元首就决定这个教会是真是假。里面是不是以基督的命令、基督的言语、基督的旨意、基督的道,作为我们整个事奉、生活、伦理、行为的总原则来引导,就可以看出这个教会是否健康。人人都喜欢发号施令,位高权重,但当我们来到上帝家里时,每一个作头的都要放下你的权柄和领袖欲,承认让基督作教会元首。

基督为元首,那我们之间的地位怎么样呢?以弗所书就讲一句很重要的话:“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1)。当你所讲的是照着圣经的原则时,我应当顺从你;当我讲的是照着圣经的原则时,你应当顺从我。所以每一个人存心看别人比自己强,在每一件事情上让基督的权威高过一切的权威,让基督的元首地位不受动摇的引导、带领、指正我们每一个人,这样我存敬畏基督的心来遵从你,你存敬畏基督的心来尊重我,我顺从你不是因为你比我厉害,我顺从你因为你是照着神的原则,我照着敬畏祂的心而尊重你,你照着敬畏祂的心,照着顺从圣经的原则来顺从我,彼此存着敬畏基督的心顺从。

这个原则在旧约里常常听到,“敬畏耶和华……敬畏耶和华……”,在新约“敬畏”二字甚少出现,在使徒行传第十章提到“百夫长哥尼流是个义人,敬畏 神,”(10:22),在哥林多后书第五章“主是可畏的”(5:11),在以弗所书第五章“又当存着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5:21),在希伯来书第十一章“挪亚因着信,既蒙 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11:7),这都是新约圣经里最重要的几次提到“敬畏”之词。

中文对“Fear”有两种翻译,一种是惧怕,一种是敬畏。因对不可知的危害成为我生命中的威胁而惧怕,这是消极的;但对控制我又能够引导保护我的上帝的权柄产生敬畏,这个敬畏就完全是积极性的。

敬畏”不是惧怕,敬畏里面有因为尊敬祂所以对祂的权柄愿意很战兢去服事的这个态度。“又当存着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1这个才是圣徒在教会中互为肢体应当有的态度,我们今天是因为怕一个人才敬畏主吗?我们今天是因为怕上帝刑罚,所以我们不得不奉献钱吗?我们今天是怕下地狱才信耶稣吗?以这种惧怕的心作为我们信仰、事奉的动机,是完全没有价值的;因为神是可畏的,是尊贵的,因祂伟大且尊贵的权柄,祂所发的命令,我要顺从,这个积极性的敬畏态度产生出来的顺从行动,极具价值。因神的命令是最好的,祂的命令总是存着最善的心意发出来的,由此我们甘心顺从,行祂心中所认为是善的,行令祂喜悦的事,这种事奉就完全正确而且有造就性。故此基督是元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正像我们所有肢体器官,都在一个头脑的命令下行事,而互为肢体就需要合作。一些人于教会中存心作头,不敬畏上帝,只要人怕你,用你的野心来治理教会,这就使上帝的家进入混乱时期,很可悲很可怕。凭借人意血气强权治理教会,这种领袖不能使人产生敬畏,却能使人产生惧怕;因惧怕产生的行动不是甘心的,所以我们要存着敬畏基督的心,彼此尊重,彼此顺从,彼此服侍,这样教会就进入健康良性的发展轨道,这是头与身体之间的关系。

在我所创立、委身的教会,没有人是做头的,包括我自己。我以身作则不惧劳累,认真严谨的遵照圣经的原则事奉,以此树立榜样,感动更多的人认真、努力、舍己事奉神。这些原则日常不必多讲,我若问团队的同工累吗?他们几乎一致答道:我在唐牧师面前哪敢言累,因你累成如此却依然拼力事奉。就这样我不用人的强权命令,整个团队以敬畏基督的心彼此事奉。

当耶稣基督在教会里用祂的权威命令托住我们,指挥我们时,无论你是谁,都要完全顺从。神的灵藉着基督为教会的元首,整个身体的运作就照着元首的命令去行,存着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从!基督是头,我们同为基督的肢体,肢体间不可以互相鞠躬膜拜,不可骄傲,不可贪功劳。我们许多时候甘心乐意作了很好的工,但作好了以后却将荣耀归给自己,抢夺神的荣耀,结果上帝慢慢就离开你,因为你们不尊主为大!所有肢体要互相合作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从,所有肢体要担当责任,且不可夺取上帝的荣耀,阿们!

 

第二:基督是教会的新郎,教会是基督的新妇

教会与基督的关系就像夫妻关系,夫妻二人是要成立一个家,而一个家只能一夫一妻,若一夫多妻,这家就终日不合,违背上帝的旨意。“耶和华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2:18),于是上帝就为亚当造了一个夏娃。如果上帝要人一夫多妻,为何祂只造一个夏娃,不造春娃、夏娃、秋娃、冬娃,四季都有娃?但祂只造一个女子,为要人敬畏祂,所以一夫一妻才是一个合神心意建立的正常家庭。基督是新郎,教会是新妇,基督以永远的爱爱教会,教会就应当用永不改变的心顺服基督。阿门!

夫妻双方一生彼此忠诚,就免去性病带来的毒害。中国有些所谓教会的领袖沉迷女色过淫乱的生活,这些人为撒旦所用,为使中国传福音的运动失败,使外邦人轻看我们,失去基督徒应有的圣徒体统,更不能成为民族的榜样,这是很可怕的事情。你要痛恨这样的领袖,真心在神面前祈求刑罚临到这些人,因我们是神圣洁的子民。

耶稣基督跟教会的关系是爱的关系,就是丈夫爱妻子,与妻子连合,因爱而使二人成为一体的关系。保罗提到这一点,他说“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弗5:32),所以当我们提到基督是新郎,教会是新妇时,你要明白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这个爱才是教会能够在主面前被拯救、被悦纳、被保守、被成全的原因。爱的定义就是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全对方。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祂藉着舍己,把已经堕落失败的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使他们称义成圣,领受圣灵,学习基督的形象样式,得着丰丰富富的生命。要知道上帝心目中的教会,原是淫妇,上帝所拯救的基督徒,本是罪人。在我们抵挡祂且与祂为敌时,在我们堕落以致落入撒旦手中时,在我们沉迷于罪中之乐时,祂因爱我们就争战,为我们流血舍命,以致从撒旦的手中抢回我们,使之脱离罪的淤泥,站立在磐石上,用祂的宝血洗尽,用祂的圣灵感化,将新的生命赐给我们,用祂的真理洁净使得我们成为圣洁,享有祂的形象。这种牺牲自己,来成全罪人成为义人的救恩,叫做上帝的圣爱。

因此照着主曾经用这样的爱拯救我们的这种心情,去爱罪人的时候,你的教会就有盼望。今天很多人得救之后只懂得自己享受上帝的恩典,加上对罪人的轻看,所以教会从来没有进步。试问:我们的教会可以去坐在井旁,跟一个有六个丈夫的女人传道吗?我们的教会可以在路边跟那些有麻风的病人握手吗?我们的教会可以按着死人的棺木用耶稣复活的大能使那些年轻人复活过来吗?许多时候我们一面感谢神的拯救,一方面又以傲慢的态度轻看比我们更不义的人,这就没有效法基督,没有舍己救人,没有爱的动力,没有成全对方的心愿。若主用同样态度待我们,早就把我们丢在地狱里,很省事。

有一次在一所神学院,一位学生被开除,我很难过,就对神学院的院长说,你的神学院是专门训练好人,坏的就没有能力去训练吗?那你是伟大的教育家,或是审判官呢?他辩解说当然要收好的,这才对教会有帮助。亲爱的弟兄姊妹,我知道随便收学生进神学院,就是得罪上帝,随便让不好的学生毕业就是得罪教会,但若神学院只能教导本来很好的人,就表示我们不够能力。把不好的人改变成最好的,再奉献给主带到教会,这是伟大的贡献。我们的主祂可以改变保罗这样恨教会的人,以致他一生一世为主死也甘愿,这个训练、改变是极其伟大。救赎之前的败坏与救赎之后的良善,这个差距越大,就越显明主改变的能力越伟大。今天你的教会所接触的所改变的人是哪一种?一个很恨基督教的无神论者,你是恨死他,认为他是教会的仇敌,或者求主给你用最大的能力,将他领到主前成为顺从主服事主的传道人。我们都当求主赐这个力量,因为爱是具备最深的生命感动力。

基督用祂的爱挽回不配被爱的我们。旧约中上帝说何西阿你去娶淫妇过来,这爱太大了!对夫不忠的淫妇,却用伟大的爱把她挽回过来。上帝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参耶31:3),今天我们用基督的爱去爱别人时,传福音的力量与果效就深深伴随着我们。

 第三:基督是根基,教会是房屋的建造

以弗所书220节告诉我们“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使徒先知就是耶稣基督藉以领受启示来建立教会信仰的根基,耶稣基督却是这根基的房角石,所以教会的建立是在使徒和先知之根基上,而使徒先知所建立起来的教会,又以耶稣基督做它的房角石。犹太人建房子时,横向墙体和纵向墙体交接的那一块石头,就是房角石。(编者注:房角石好比一个坐标,借着它,建筑的人才得以确定建筑的位置和角度,以致建造巩固。房角石又是地基,定标高度与水平面,决定整个房子的平衡。)整个房子有一个房角石,就有一个不动摇的根基。这样说来所有使徒所传讲的信息是以耶稣为中心的,所有先知预言的中心就是耶稣基督救赎的恩典。

耶稣基督是根基,教会是建造。这其中体现的关联相对性表示,教会不能独存,只有上帝是独存、自存、永存的。因此当上帝的儿子来到世界时,祂就开始第二次的建造。第一次的建造是自然创造,第二次的建造叫做重造,就是灵魂得救的重造。相关经文出现在以弗所书210节,说什么呢?“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由此可见,从有神的形象、样式,更加集中在基督里长成像基督的样式,是第二次被造。两次建造都具生命,第一次神把受造的自然生命赐予我们,成为亚当后代;第二次受造乃将基督永恒的生命赐给我们,成为上帝国度的子民。简而言之:两次生,两次造;原造,再造;原有自然的生命,再有重生的生命。故此圣经说,基督徒是神在基督里新造(即再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当圣经提到基督是根基、教会是建造时,内中已展现可见界和可不见界之间的关系。因基督是在可见界里面彰显不可见上帝的荣耀和光明。耶稣是不能看见的上帝所照射出来的可见光辉,就是基督的启示。道成可见的肉身,在肉身中彰显神无限的、无止境的荣耀。在祂圣洁、怜悯、慈爱中,从来没有人像耶稣,过毫无瑕疵的圣洁生活,从来没有人像耶稣执行无可指摘的公义原则,从来没有人像耶稣存全然良善的心意,从来没有人能像耶稣基督彰显神完整的荣耀。一切美德的源头就是祂,祂是一切美德的本体。  

最高的善本身即是善,无别的动机。若你追求良善,是为达到另一个动机,你追求的善不过是工具而非真正的善。比如李嘉诚捐献给香港一所医学院,这是慈善贡献,但同时他又要求把医学院名字设为李嘉诚医学院,人家就骂他了。善若有别的动机,善就变成一个条件,沦为一个媒介,不是真善。基督舍己是为要人给祂赏赐吗?没有,祂就是为要把人挽回来。神是善的本体,基督是善的本体在世界上的彰显。

所以希伯来书1:3写到:“他(耶稣)是 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 神本体的真像。”这样看不见的和看得见的是有关联的,看不见的是隐藏在看得见的背后,看得见的把隐藏在背后看不见的光辉照射出来,即为神与人之间,道成肉身的中保。

基督是根基,教会是建造。意思即指,教会看得见的一切,一定要建在看不见的基础之上。所以我们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基督!要彰显的是什么?基督!世人不是认识你,是基督。我们若没把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关联起来,所见的都是欺骗。教堂很美,却不是神给我们心灵建造的信仰。人总是更容易看到向上的建筑,看不到里面的构造与深埋地下的稳固根基,撒旦总让我们转移视线。所以我们一定要打稳根基,由此向上建的无论是大是高,风吹雨打总不会倒塌。一个人的信仰在他里面对真理所下的功夫,是他事奉所看不见的基础。而在基督里面,因为基督是教会的房角石,所有构造归正于基督才有永不动摇的建造。

 

第四:基督是真葡萄树,我们是枝子

教会与耶稣是生命性的有机关联。枝子没有从树根上得到补给是不能生长,很快就死去。因此树木会不断的把供应流扩展到枝子的全部,哪怕最细小的部分,源源不断供应它的需要。葡萄枝的枯干,是因它断绝与树干的生命联接,结果被人践踏。葡萄枝不可像葡萄树般独存,喻指主的存在是自存的,我们却是因在基督存在而存在的;主的存在是供应我们一切生活营养的根本存在。教会也是如此,当教会不尊主为大,必死无疑;当教会得不到主的供应,就陷入次序上的喧宾夺主,结果一定枯萎。所以中国教会不要骄傲,失去神同在的“教会”不过是外表像教会的一个礼拜堂和里面一些骄傲的人。

耶稣基督绝不会把真正属于祂的有生命的肢体丢掉。因祂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主是不会离开你的,因主的爱永远长存,但是你若不忠于主,就自我灭亡。

为何耶稣不说我是无花果树或香柏树呢?香柏树高大粗壮,直冲云霄,而葡萄树像什么?它没有形象,能看到的只是树枝随着架子的形状而形成。它的高低取决于棚架搭建的高低。正因它没有自己的固有形象,所以很难画出它的样子。耶稣基督故意用这个词来阐明祂的形象是由天父决定。我们今天一面要奉献做传道,一面要侍奉主,一面却盼望自己决定,然后让上帝同意。这不是奉献,奉献不是我要做布道家,请上帝签字。顺服是我签字,然后由上帝决定我来做什么。无论是清洁工、洗厕所亦或是做中国的葛培理、边疆的宣教士,我们唯一正确的回应是:顺从。

耶稣基督说我是葡萄树,意指祂柔顺,全然照那差遣祂来的天父的意愿行,并按天父旨意成全救恩。耶稣对天父的顺服,如同葡萄树与棚架的关系,无论向东向西,处高处低。很奇妙,上帝从来没有说我是香柏树,上帝的儿子用被造的植物来形容自己时,祂用了最柔的葡萄树。上帝的儿子用被造的动物形容自己时,他用了最柔弱的羔羊。仅有一次在启示录第五章,长老对约翰说:“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参启5:5),但约翰仔细一看,却是“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 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参启5:6-7),这表明要雄心壮志成就神伟大基业,就要先接受像羔羊般被宰杀,如此神才藉着你显现祂的作为。你要伟大就要先做众人的仆人。今天许多被神重用的仆人,其背后付出的代价鲜为人知。我们不应学习那雄伟的外表,追求虚浮的荣耀,而是要建立舍己、顺服的内心,这些原则不可违背。

葡萄树总需修剪叶子才能结出更多果子。年轻时一次神学院院长对我说:“来,跟我一同修剪葡萄树”,院长的师母就拿出两把剪刀,我照着修剪。师母年纪高迈,我沿着葡萄架爬到高处,按她的要求将正直茂盛的叶子剪去,咔咔咔作响。剪的时候我有两个感觉,一是觉得修完的葡萄树光秃秃,甚为难看;二是我思考被修剪的葡萄树会有何种感受呢?换做我是否会哀声叹气?今天许多基督徒就是这样,被修剪不甘心,结了果子又荣耀自己。有没有葡萄结在树干上?没有。所有的果子都结在树枝上。但人们总会说这颗树结有许多果子,果子结在枝子上,荣耀归与树干,耶稣说:“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约15:8)。基督徒都接果子,但果子不属于你,是耶稣基督的,是圣灵的。所以你们要接出圣灵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

常常记着,一切的恩典来自神,一切的荣耀归于神,一切的能力靠着神,一切存在的价值是高举神。而我们的责任就是顺服神在我们身上所定的旨意、呼召,彰显神的荣耀。无论我们做多少圣工亦或是何种圣工,我们的力量、源动力都是出自神的恩典。

约翰福音15:1-8这段蕴藏很多真理,耶稣说我是真葡萄树,这意思就是说你们要结在真信仰、真基础、真知识、真的主的旨意里。基督道成肉身,作为教会的根基,叫教会延续的这个基础,我们不可忘却。而第八节又提到,你们要多结果子以至天上的父就因此得荣耀,所以教会只求质不求量或是只求量不求质都是不对的,要在本质上求真,要在分量上求多。不结果子或结不合格果子的枝子,终将被上帝丢弃,所有的量要结在质的基础上。

有没有结了很多果子而被丢弃的枝子?有!虽量多却没有建立在质的基础上。我们扎下根基后,不要荒废,要建造;有了真信仰,要多传福音,不可懒惰;有了质,更求上帝把量赐下,免得我们徒受恩典,虚度光阴。

摩西的继承人约书亚一生忠心到底,在他年纪老迈时,耶和华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还有许多未得之地,”(书13:1)上帝有没有说,约书亚你这么辛苦,我已经为你预备很大的别墅,一群仆人伺候你,为你煮饭、洗衣服、拖地板、剪头发、剪指甲……你享受吧!没有。我们常常自我宽恕,陶醉于自我想象中的上帝的慈爱,就一生懒惰,还以为自己属灵,比别人更爱主。上帝说约书亚你年纪老迈了,紧接着讲什么?你未得之地还多,你敢死吗?你敢退休吗?上帝对人有着很苛刻的要求,绝不随意。世上有两种事奉者,一种人做一点点就敢享受大恩典,一种人至死尽忠仍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敢如此利用上帝的恩典,享受一些特权,然后自以为是上帝忠心仆人。你不要体贴肉体,不要照自己的私欲计划,你要盼望这一生能达到神要你达到的目的,做成神要你做成的事,结出神要你结的果子,这样你才能成为神忠心的仆人。

在世人看来,葡萄树是无用之木。从未有人选用葡萄树为材料做家具或艺术品,它甚至做牙签都不够资格,因为葡萄木甚为脆弱疏松。卑微的树却是硕果累累,耶稣要求属祂的教会多结果子。

教会不结果,就不可能蒙上帝悦纳。不传福音,教会是在自杀。无论你的信仰多么归正、严谨、正统,若不传福音就不是一个真正爱主的人。一个爱主的人是一个遵行主命令的人,而主对教会所发的最大命令有两项,即对内彼此相爱,对外广传福音。我们都喜欢用“主与你同在”彼此祝福,但圣经谈到享受主同在是有条件,主说“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你不愿意传福音宣教,就没有资格享受与主的同在。这是极为严重的事情!爱主而不遵行祂的命令,这爱是假的;遵行祂命令而不爱弟兄,这顺服是假的。

我告诉你一句话,中国教会在十年以后传福音的果效越来越小,中国人越来越有钱的时候,就自我感觉不需要上帝了。中国教会不在这几年努力传福音做主工,你无法向神交代。求主感动你们,在质和量方面平衡发展,领人归主,荣耀归神。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

第五,我是好牧人,你们是我的羊

耶稣是群羊的大牧人,好牧人为羊死,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细读圣经,你会发现旧约雅各最先用牧人与羊的关系来比喻他与上帝的关系。雅各平生一百四十七岁,临终前给儿子约瑟祝福时提到:“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参创48:15),为什么雅各用“牧养”一词?作为牧羊人的他知道,羊很软弱,没有自卫能力,遇到凶恶猛兽时,唯一可做就是惊鸣、逃跑。

耶稣是群羊的大牧人,又是为我们而死的羔羊,受刑罚被审判。旧约逾越节的羔羊被宰杀,被火烤,喻指耶稣为我们承担了像地狱那样被火烤的审判,代替我们经历神愤怒的烈火。耶稣真正了解羊的无助软弱,也真正代替我们的罪于祂身上,如果你去读以西结书,你就知道上帝以牧人的身份怎么说。祂说:“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他们。”(结34:16)这是上帝借着牧人的身份,给我们讲祂与教会的关系是什么。

这位牧养我们的大牧人你要怎样跟随他呢?牧人在前羊在后,你跟随祂脚踪的时,就会发现祂的手和脚有钉痕,肋旁有被枪扎过的记号,且遍体伤痕累累。祂以什么方式牧养我们?祂是用死,用流血舍命为我们做救赎的代价,再从死里复活成为全体教会的大牧人。所以属基督的教会不是依赖独裁的权威,不是在那些自狂自大又不圣洁的领袖下过信仰生活,而是紧随那位为我们牺牲天上尊贵荣耀和永恒宝座,降生在马槽,又为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舍弃流血,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祂说我是好牧人,为羊舍命。主不称我们为仆人,称我们为朋友,人为朋友舍命,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你真的明白教会之真理吗?如果你真的明白教会,也明白教会与基督的关系,我问你,你爱他吗?你跟随他吗?你效法他吗?你服侍他吗?你与主的关系如何?求主帮助我们不是单单从理性上知道基督信仰的内容,而是在生命中间享受主的爱,然后跟随祂,效法祂,成为他所喜悦的儿女,直到见祂面的日子,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