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见证

 

最知心的朋友

                                                                   

陈晓艳  

 

神对我们的爱和恩惠在我们不认识祂的时候已经彰显出来。我们夫妻恩爱,家庭美满。然而,真正的幸福却来自于全心信靠之后,虽然遭受挫折,甚至经历苦难,但我们看到在最困难的时候神也不曾离弃我们。祂深爱我们,等候我们的回归!

 

蒙神拯救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一位失散了50多年的堂伯父从香港回到大陆探亲。堂伯父是基督徒,乐善好施,九十年代后他常居大陆。当他得知我家三个孩子成绩都好,但由于家境贫穷、供养困难时,经常资助我们,还鼓励我的父母千万不要因为家境贫穷而放弃儿女的学习。他常接我去他家小住,受他的影响,我信而归主。在一次给堂伯父的信中,我写道:我感激你们一家人对我的帮助,最感激的是你们让我认识了神。

大学期间,我学的是生物教育,达尔文进化论是必修课。老师在课堂上批判「神创论」,甚至嘲笑宗教信仰是愚昧的表现时,我都会心跳加快,面红耳赤,但随着了解的生物知识越多,我越坚持自己的信仰。一次,班主任要我写入党申请书,我对他说:我信基督,我不入党。他不仅不再勉强我,还说自己可能有一天也会信基督,从此更坚定了我的信仰。

我比较胆小,不敢和父母谈信仰,但我为他们的得救不住祷告。感谢主!在一次家乡弟兄姐妹向传福音时,他们也接受了主耶稣。1995年,我们全家一同受洗归主,成为神的儿女。自从认识了这位慈爱、信实、大能的真神,全家大大地蒙福。母亲多年的气管炎得医治;父亲由脾气暴躁的农夫变成虔诚的基督徒;弟兄姊妹三人相继考上了大学和中专。我家成为亲友、乡邻羡慕和夸耀的对象。这不能不说是神的恩典。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所很偏远的农村中学教书。但一面工作,一面准备考研。我忙于备考,不参与麻将、扑克的消遣,我的志向和做法显得特立独行,学校领导排挤我,同事讽刺我,家人也希望我上班挣钱养家,不要再上学了,因而也不支持我。条件非常艰苦,灵里也很孤独,每当灰心丧胆的时候,神的话语、赞美诗就成为我的帮助和力量。若是没有天父与我同行,我根本无法走过那段岁月。

 

低谷呼求

1998年5月,我考上了湖南省一所大学的自费硕士研究生。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压力接踵而来。一方面,没有了工作,高额的学费从何而来?另一方面,我与男友面临分手。经济和情感的困境让我别无他法,只有来到神的面前仰望祂。在孤苦无助中,每天一个人默默祷告,求神带领我走人生之路,帮我解决学费,也让我走出感情的低谷,为我预备属于我的另一半。

1998年9月研究生入学后,在三十多位年龄相仿的班友中,女生偶尔会谈论一位看起来略显土气、老大的男生,但这位像农村干部的男生给我的印象却是朴实、大方、成熟、幽默、干练。一天,他大胆、直率地向我表达了爱意,我既突然又兴奋。在班上,他突出、正直的表现,以及对我真诚、执着的追求,打动了我几乎将断的爱情心弦。相似的经历、真挚的爱情让我们走到一起。他考研前工作不错,每年为他张罗对象的好心人很多,不少「对象」的条件也很好。但是由于他心里有更远大的追求,工作七年一直没有成家。当我们在进入研究生学习的人生新阶段时,彷佛「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有相见恨晚之感。

我们相爱了,爱得热烈、执着,满满的都是幸福和甘甜。一段时间后,我决定高诉他,我是基督徒,因为圣经上说:信与不信的人不能同负一轭。如果他反对我的信仰,我就决定不再与他交往,没想到他笑着说,基督徒才好呢,心地善良、有信仰追求,比非基督徒更好!我一方面也仰望主,我求主指教我这个男生是否符合祂的心意,如果不符合主心意的求主拦阻我;如果是主同意的我就求主怜悯他,打开他的心门让他认识主… 。我给男友讲圣经故事和耶稣生平,带他去教堂。我为他、为我们的将来祷告,尽管他当时还没有认识神,但对我的信仰很支持,也乐意了解神国的事。

我们俩都是自费生,每年14,000元的学费对我们几乎是天文数字。但我们并不担心和惧怕。他说有他在,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他的豁达、包容和乐观的态度,以及对我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爱,如冬日的火,温暖着我。

 

 

神的怜悯

我们俩开始了新的人生之路,从「零」开始。我们订下三年规划:硕士毕业、考上博士、找到工作、结婚。说说容易,做起来如同翻越大山般地困难。单说经济压力,就让我们一筹莫展。

由于我们的学校地处偏远郊区,几乎没有打工机会。而我们面临的不仅是巨额学费,还要「养家糊口」、居家过日子。每天,我都向神迫切祷告,求祂给开路,给我们生存的机会。

神知道我们的难处和需要,祂怜悯我们。1999年初,我们居然各自谋得了一份兼职教师的工作,而且两人的月收入有1000多元,这在当时相当可观,两人的学费和生活费有了来源。接下来,事情越来越顺利,收入也增加了。两年间,风雨兼程,起早贪黑,虽苦尤乐,因为神与我们同在。两人一起读书、一起去打工、一起去外地「度假」。由于他担任研究生会的文体部部长,周末我们就一起参加学校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打球、散步、郊游,聚餐,形影相随。神就这样保守、看顾我们,让我们忘记了生活的重担,忘记了身体的软弱,每天被幸福充满。

2000年元旦,当我们还是学生身份、经济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学校和系里「破例」同意我们结婚。在师生们的祝福中,我们举办了简朴、充满温馨记忆的婚礼。虽然丈夫尚未信主,但神对我们的爱和恩惠在众人面前已彰显出来。同学们每每聊天时,都会不约而同地谈到我们俩,称为98级研究生的楷模,都说因为我是基督徒,上帝对我们处处都是祝福。的确,神对我们的恩典,让我周围的师长、同学都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周末,我带朋友去市区的教堂参加礼拜,竟然跟了一大群,他们都想了解神的恩典是如何降临的。

同时,丈夫在性格、脾气、精神面貌和处世为人的技能等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变,尤其是他开始对耶稣基督和神国的事情感兴趣了,有时还主动问我一些关于信仰方面的问题。神在改变他,我也继续为他祷告。

2000年初,我们面临着找工作,很需要钱。当时,丈夫的一个研究项目获得了4500元的奖励,这个「意外」收获,让我们兴奋不已。很快,他顺利地与浙江宁波的一所高校签约,并且提前上班。有了工资,我们第三年的学费、生活费以及找工作的费用全部得以解决。

2001年6月,我们俩双双考上了博士,我是全脱产。为了减轻经济压力,丈夫是在职研究生。考博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好不容易考上博士,而丈夫刚刚去报到的单位等着考博士的老师很多,单位根本不同意他去读博士班。为着这件事,丈夫和我在两个地方一起向神祷告。感谢神!经与人事处长的真诚交流后,终于同意了。神为我们行了不可能的事!

回想来路,我们相识时向神祷告所求的事,祂都一一应许了。感谢父神,祂赐予的比我们所要的更多更好!

 

离神疏远

2004年12月,我们在广州买了房,一个属于我们的新家从此安定,开始了新的生活。

接着,生养孩子成为我们这对「大龄」夫妇的头等大事。之前,我们是简单的二人世界,随着我怀孕生产,双方家庭逐渐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

2005年3月,婆婆从武汉来广州照顾我。家里不时出现些小摩擦,丈夫是个孝顺的儿子,常站在母亲一方指责我,对我不再嘘寒问暖,失去了往日的热情。当时,我身体反应很强烈,整个人像散了架似的。体力、精力、心思意念都无法控制,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参加教会的聚会,在家里也无法安心读经祷告,天天陷在和家人争战的生活之中,也「无暇」想到神。

偶尔闲聊,丈夫谈到前些年的奋斗及现在的成功时,很是得意,总以为是自己努力拼打的结果。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不是我这些年的刻苦耐劳、省吃俭用,我们能够这么快买那么大的房子?我们能够安心、顺利地读完博士吗?骄傲情绪溢于言表。

不仅如此,原来涉世不深、心灵单纯的丈夫,2005年在单位兼任某职务后,卷入了复杂的人际关系。四十多人的单位,派系丛生,勾心斗角。他把那些所见所闻统统带回家,让我和他一起「分担」。渐渐地,我对他们单位的一些人和事也「了如指掌」,并且也开始帮助丈夫「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发表自己的「高见」。就这样,我们家里多了谈论罪恶的言语,少了神的话语。

关于孩子的养育问题,我们也开始有了争执。他总认为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从小吃了那么多的苦,也都照样长大了并且很有出息。因而,不要把小孩看得太贵重了。而我则认为他的话没有科学依据。诸如此类的争论比比皆是。虽然为了腹中的孩子,我隐忍下来,但内心并没有放下抱怨。我们原来很融洽、温馨的二人世界开始变得不和谐了,更没有从神的话语中得到教养孩子的真谛,而是凭着自己有限的理解和世俗的方法为孩子设计将来的道路,我们这个家离神越来越远。

我也祷告。但祷告是那样的软弱无力,无法与神相遇。我很渴望进入神的话语,但却无能为力。这灵与肉的争战,没有人能帮我,苦不堪言。就像保罗所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更令我伤心的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丈夫和他的女学生竟然有出轨的聊天话语,我万万没有想到深爱我的丈夫竟然会背叛我,这犹如晴天霹雳,给了我当头一击。后来,他态度恳切地向我认错、悔改、保证。靠着主的力量,我终于平静下来,避免了一场深重的家庭灾难。

2005年10月孩子出生。出生时由于头部受伤,2008年3月经医生确诊为自闭症,这对高龄得子的我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们不敢置信,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孩子的前途尽将毁灭,我们所有的希望全部落空,并且一辈子都要背上沉重的负担。随着我们对自闭症知识了解增多,我们更加害怕。孩子究竟能否得医治、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全然未知。当地最权威的医生告诉我们这是一种伴随终生,根本无法彻底治愈的病,天哪,多么可怕!那一刻,我真的在抱怨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我们也回想起孩子两年多的成长时期,我们夫妻时常为一些小事争吵,甚至当着孩子的面,把他吓得哇哇大哭。难道是神对我们的惩罚?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们好了,不要让孩子来承担。

我们的家顿时陷入凄惨境地。我们感到绝望,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谁能够拯救我的孩子?我们家庭的不幸谁能医治?我们的出路,在哪里呢?那段时间我们夫妇的精神状态极差,家里不仅没有欢声笑语,也没有了往日的争吵,丈夫开始变得寡言少语,不再有以前的骄傲和狂妄了。

 

靠神得救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在万般无助下,我沉睡的灵魂开始苏醒。我们渐渐地意识到,既然连最权威的医生都无法医治孩子的疾病,人的命运不是掌握在人自身的手里。科学(医学)不是万能的,医治病人、叫人得救的乃在那位创造人类、掌管天地的造物主!于是我想到了神,想到慈爱的天父和大能的主。尽管我这几年离祂疏远了,但是祂并没有离开我们,祂仍然爱着我们,等候我们的回归!人哪,为什么总要临到死亡的边缘、到谦卑无助的时候才会想到神,为什么在平安、蒙福的时候就会忘记、疏远祂?

我又慢慢回到以前每天读经、祷告的生活。我向神呼求,医治我的孩子,并且四处打听,积极治疗。为了同心合一,求神医治,我多次请丈夫和我一起为孩子祷告,丈夫焦躁不安的心此时因为生活、工作的重压变成对神的怀疑,表示自己是信仰共产主义的,没有时间和精力信神,我感到极其伤心。我悔恨当初一念之差同意他入党,悔恨当初的侥幸,没有坚持把他带到神的面前来才与他结婚,没有想到信仰不同可能带来的矛盾和冲突。神的话句句都是炼净的,不听神的话或听了不遵行的必定要吃亏、为此受苦,付出代价。

2008年5月的一天,我又一次邀请丈夫为孩子祷告。丈夫仍然不冷不热地拒绝了我。那晚我几乎失眠,我跪在地上向神苦求:「慈爱的天父上帝,求您打开我丈夫的心门,让他来到您的面前,接受您作他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如果您不应允我,我就从此放弃他!」回想我为丈夫祷告了整整10年,在这个最需要他和我站在一起战胜撒旦的时候,他却仍然不肯悔改,我几乎绝望,甚至想到了与他分手,自己带孩子单独过日子。我好后悔跟一个没有信主的人结婚,当初竟然同意他入党,让自己陷入试探和网罗中,到如今无法自拔的地步。我所经历的这一切苦痛都是因为当初没有遵行神的话:信与不信的人不能同负一轭。我向神悔改认罪,并求主怜悯,给我开一条出路。

第二天,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请丈夫和我一起祷告。没想到,丈夫立即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向神认罪悔改,向我道歉。我泪流满面,拥抱着他,放声大哭,多年来积压在我心头的苦楚终于彻底释放,我们一起祷告。那一天,丈夫作了决志祷告,从此归入耶稣名下。

从此,我们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说我信主多年,但是与主的关系若即若离,总是活在撒旦的试探和诱惑中,始终没有牢牢抓住神的话语。我们开始意思到,神要借着我们的孩子教我们好好学习信仰的功课,神是要借着我们的孩子在我们家成就祂的救赎计划。祂不仅要得着我们一家,更要我们来为祂作见证,荣耀祂的名,为别人祝福。从此,我打心里懂得了坚立自己信仰的重要性,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时冷时热,而应该紧紧依靠神,牢记神的教导和律法,时时默想祂的话语,从神那里获得力量、勇气和智慧,求神医治我们的孩子。并且我要丈夫在我身上再次看到神的作为,把他带到神的面前,帮助他灵命的成长。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夫妻的争吵少了,彼此交通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不再凭自己的血气行事为人。我们夫妻同心合一,想尽一切办法为孩子医治,面对社会上很多的治疗自闭症的机构(包括医院本身),我们不知道选择哪一家好。在每作出一个决定之前我们都一起祷告,顺服神的旨意,一切听神的安排和带领。记得有一次,丈夫有事,我骑单车带着孩子去确诊他为自闭症的那家医院训练,去的路上被一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从后面撞到了,感谢神!孩子摔得不严重,只是头部擦破点皮,我的脚则受了一点轻伤。虽然我们没有寻到那个年轻人索赔,但后来丈夫和我一起祷告,感谢神保护了我们母子,求神赦免他的过犯和无知。在这之前我们对那家医院的训练本来就不很满意,想到另外的医院再去咨询,结果神借着这次事故阻拦我们去那家医院训练。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选择了另一家医院,更有利于孩子的诊断和医治。感谢神,荣耀归给祂,神是垂听祷告的并且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哈利路亚!(您自己在哪些方面有变化,以及您的变化带来的果效能否也分享一下?请以具体事例说明)

神告诉我们:「至于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托付祂。祂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降雨在地上,赐水于田间。将卑微的安置在高处,将哀痛的举到稳妥之地。」(伯五8-11)我们明白了,神是借着对孩子的医治历练我们,要我们学习忍耐与等候。我的孩子将要成为许多人的祝福。从此,我们不再为孩子的病担忧,而是坚定地仰望、信靠神,求神的医治。我们坚信神一定会医治我们的孩子,祂也在等候我们!现在,孩子进步很快。在刚刚确诊是自闭症的以前,他的情况很不好,从不理睬人,目光不看人,充耳不闻,脾气倔强(刻板行为),没有发出清晰的单词。现在,通过我们的训练和祷告,他变得很温顺,听大人的话语和吩咐,能够做自己的事情(吃饭、穿脱衣服睡觉、尿尿),有主动与伙伴交流、玩耍的欲望和行为,可以喊爸爸妈妈了。最大的变化还是很听话(顺服),以前的刻板(固执)行为大大改变。感谢神的医治!在孩子的转变过程中,(是否举个简单例子,因为这是丈夫转变一起祷告后重大成果)我也更加地爱孩子,学习无条件地爱他,并且越来越懂得如何按照神的话语教养孩子。

我及孩子的变化深深地影响到丈夫,丈夫也开始不断地追求,他主动和我一起去教会,主动读经祷告,虚心向我请教属灵的知识和神国的真理,灵命成长很快。神让他谦卑下来,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神教导他怎样正确地行事为人。

2008年上半年,他报名竞聘学校的副处级干部落选后,一度非常失望。信主后,他明白这是神的旨意,并且一心仰望神的带领,不再贪婪世俗的物质、财富、权势。以前,他反对我「十一」奉献,现在他主动地做到。同时,他还热心向家人、朋友传福音。这一切我感到无比的高兴,靠着神,我们夫妻的感情愈日甜美,灵里的生命更加紧密相依,神使我们夫妻真正合而为一,同奔天路。

感谢神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弃我们,仍然爱着我们,等候我们的回归!

由于丈夫出色的表现,去年他获得了单位资助赴美访学的机会。如今,我们夫妻虽然相隔万里,但灵里紧密相连。我们彼此祷告、祝福。神也赐给我们一个异象:待丈夫回国后,我们开放家庭,成立「校园团契小组」,为要得着更多知识分子,为主作工、为主见证、为主而活!

我的出生、我的生活、我的成就,我生命的每一步都见证了神的恩典;我的身体、我的事业、我的家庭、我的灵魂,每一方面都看到了主的同在。每当唱起那首「最知心的朋友」赞美诗歌时,我总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愿这位赐给人类幸福、平安的主永远与世人同在,成为我们每个人生命中最知心的朋友!                                                    

 

2009年1月22日

 

作者系中国广州暨南大学生物工程学系讲师,丈夫秦学系中国广东商学院旅游学院副教授,现为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作者联系方式:秦学,1438 Van Dyke Ave. San Francisco, CA94124;

              Phone number: 415-509-4134(cell)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请编辑部在联系作者时同时回复这两个邮箱地址,谢谢!)

 

 

贵刊可以采访的两位留学生:

 

Rina  Liu ,主内姊妹,内蒙古人,旧金山州立大学攻读MBA,415-889-3690;

Liz,主内姊妹,东北人,旧金山州立大学研究生,415-933-5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