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菜种的信心-清泉医治祷告会见证(潘姊妹)

2014年2月28日晚,夜已深,弟兄和我一起作为服事者参加祷告会回到了家中,孩子已经熟睡,我们聊起了祷告会的感受,听着听着,弟兄说:“你怎么不去做见证?”我说:“我知道,我一站在那儿,就会哭。”是的,在开始唱诗歌的时候,我就深受感动,不停地流泪。快结束时的诗歌回应,我又止不住地流泪。现在,我愿意把这个见证记下来,感谢亲爱的主,感谢祂的大能与恩典,一切的颂赞荣耀都归于天上的阿爸父!


在去祷告会前,我省查了一番自己,觉得今晚的主题“芥菜种的信心—医治不信的灵”似乎我不涉及,我是信的,这点我坚信。但越听师母的讲解,越觉得所提到的那些不信的表象,我都有份。若是只说有信心,但没有遵行出来,就不算做全备的信,那我信心不够,因为我知道,我常常行不出来;若是只了解经文字面的意思,而不明白它的属灵含义,就不算做全备的信,那我还是信心不够。我曾经看着远处的火炉山,想起耶稣说“。。。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太17:20)”,就和弟兄讨论:若我真有那么大的信心,相信我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就挪去,其实这恰好说明我没有信心,我在试验我的信心,看我的信心是不是大到足以移山。现在我明白了,我没有透过字面的意思,理解其中的属灵含义,看山还是山;若是。。。,若是。。。,这些现象,我都有,都说明我信心不够。今晚的祷告会,不是为别人医治祷告,恰恰是我自己需要被医治,需要重新装备芥菜种的信心。

当祷告会开始,赞美诗歌响起来,回想在2013教会发起的“全人医治”活动中,我所得的医治和释放,就忍不住流泪。主啊,若不是你的恩典和大能,我还不清楚我灵里的问题,你的医治使我得着自由,使我重新被你的平安和喜乐充满,使我重新得力。。。,我要感谢歌颂赞美您!

当祷告会快要结束,那首赞美诗响起(歌名和歌词我记不清了),有一句歌词大意是:主牵引着我奔走十字架的道路,求你差遣我!这句歌词一下子深深地震动了我。是啊,我是多么地不配,站在主的面前,我感到羞愧。这一周来,那件事,就像一个沉重的十字架压在我的背上,又像大山一样挡在我的眼前,堵在我的心里,我的灵软弱得像小树苗一样直不起腰来,我意识到我谦卑的外表下隐藏着的骄傲,可是主不嫌弃我,对我不离不弃,祂知道我的软弱,牵拉着我的手与我同行,走这十字架的道路。主啊,我需要您,我自己做不到,不能挪去那座大山,但是您能,您已经挪去了,我要感谢赞美您!

今天晚上,我深深知道,我再一次被主医治,我的灵再次刚强,重新得力。我能为主做什么呢?主,求你差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