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主!拣选了我

感谢主!让我有勇气坐回电脑前,舞动手指,敲动键盘,拨动记忆的琴弦。

最初与基督教的关系是源于妈妈,但那时,我对于基督教并没有很好的印象,没有觉得他对于我们的生活有正面的意义。那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听了同学妈妈的建议,劝动我的妈妈去了我家附近的家庭教会。那时,对于教会我没有多少了解,只是觉得让妈妈找个精神寄托,我们都在上学,爸爸也忙于工作,处于更年期的妈妈总是回忆过往的痛苦,与爸爸争执不休。然而,那个家庭教会不仅没有给妈妈带来任何的安慰,反倒说妈妈身上有邪灵、撒旦,把妈妈的手指弄伤,妈妈在家里,煮了开水四处撒,说要浇死撒旦。她精神方面日益的不好,以至于几年后,发展成被害妄想症,总觉得爸爸要杀死她,枕头旁放了刀和铁棒,甚至趁爸爸不注意,用铁锁砸了爸爸的头。那一年,我已经在外面工作,我们几个孩子都回到家乡,几乎要打算把妈妈送进精神病院,然而,心上实在是不舍得。也许,我们四个孩子的心意,上帝有看到,终于找到控制妈妈疾病的药物,为此,我们也搬了家,远离原来的环境。新家离正规的教堂比较近,妈妈的情况得以缓解,不再疯癫打人。但是,她的眼神仍然有时斜斜地、直直地看着你,让你毛骨悚然。

真正对基督教改变看法,以至于后来信教,是来到广州之后,尤其因了我爸爸生病到去世的经历和教内姐妹的榜样的力量。

1998年我来了广州工作,02年参加了司法考试。在复习考试的时候,小区里有人请了和尚来做法事,白天黑夜地念经,让我心烦意乱,夜不能眠,以至于后来报了警,才得以解决。但是,从那一年开始,我虽然通过了司法考试,做了律师,却一直不断地生病,一年里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真正做事。以至后来,身边的朋友都劝我信教,佛教和基督教的朋友都给了我很多碟片和资料,这些信息不断地涌入,让我觉得是要选择一个,如此无望疲倦的我,看不到生命的意义,觉得如果一生都这样度过,我宁可去死。

200911月,我的爸爸因脑出血住院,住院的当晚,并发了胃出血,那一夜,非常的危险,以至于我们四个孩子整夜守在他的床前,很担心他有一口气呼进去,就再也呼不出来。当他第二日醒来告诉我们,这一夜很累呀,我们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你们看到吗?有个女人,穿着黑衣服,披着长头发,很瘦,指甲很长,来和我打架,要把我抓走。我问他,你打过她了吗?他很胜利地喘口气说,我打过她了。从那一日,我真正相信,有灵里的征战。而基督教说,上帝是创造宇宙万物的主,我想,如果我选择一种宗教,我就选择基督教。也是那一次,我基督教的朋友所说的话,我愿意耐心听下去。爸爸病后,我在家中照顾他的那几个月,妈妈所在教会的兄弟姊妹每周都来探望,向爸爸和我传福音的道理。那是黑龙江的冬季,冰天雪地,很冷,我感到教会的人还是满有爱和关怀。

2010年回到广州后,我请了基督教的两个姊妹来我家做了一次洁净祷告,除去了佛教的东西,让我的心安稳一些,不必为信哪一个教而挣扎。我希望对基督教有更进一步的了解,断断续续地参加了一些教会的敬拜和小组聚会,并在2011年的5月份做了决志祷告,但那时,在我内心里,对决志祷告的含义并不是那么清楚明确。

临近2012年春节时,我因偶然的机会去那个为我做洁净祷告的姐姐家玩,发现她,满有喜乐,满有温暖,满有荣光。两年不见,完全不同的气质。因了这温暖喜乐的缘故,使我心生羡慕,我也想成为像她那样的人,我开始参加她们的小组聚会,一起敬拜主。这个小组的姐妹们,给与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然而,也是从这时开始,我在工作上发生了问题,一直没有业务,来咨询的人也和往常一样的多,但是都不成单,当时我很不理解。

但到了四月初,家里便传来消息,爸爸因肺感染住院,并伴有胸腔积液,我立刻决定回家,照顾爸爸。随着住院时间的加长,爸爸的病越来越严重,以至于最终丧失了吞咽功能,靠营养液来支撑。因痰无力咳出,用机器吸痰,让他无比痛苦。那时的我,真希望自己能够替他承受这一切,内心异常的脆弱。广州的姐妹们时时打电话,发短信给我力量,教导我如何祷告。有时爸爸的痰卡在嗓子眼,因机器吸痰很痛苦,他拒绝吸痰,但是,那一刻,他几乎被一口痰憋死,嘴唇都黑紫,面都变了色。我再也不忍心看下去,我握着爸爸的手,向上帝祷告,恳求他医治我的爸爸,如果不能医治,也请减轻他的痛苦,也是从那时起,爸爸不再发生痰卡在嗓子喘不上气的事,每次他不舒服的时候,我都为他祷告,使他得以有片刻的睡眠。爸爸终于不再刚硬,同意接受主,我为爸爸做了决志祷告。然而,他丧失了吞咽功能,鼻饲管也插不进去,生命日渐衰微,广州的姐姐告诉我,如果不受洗,死时会有魔鬼来争抢他的灵魂,时间很短,我立刻打电话给当地教会的姊妹,请她找牧师来给爸爸施洗。那牧师第二日便来到医院,并且说原本那日有别的安排,但因另外的原因被取消了,真的感谢主!那日爸爸受洗了,成为了真正的基督徒。受洗后的第三日,爸爸便平静地离开人世,卸下尘世一切的劳苦愁烦,去往天国得享永远的喜乐平安。那时的我虽无比痛苦,但也满心安慰,知道有一日,我会和爸爸在天国里重逢团圆。爸爸的葬礼以基督教的礼仪举行,庄严而肃穆。

我也因此明白,只要我愿意亲近主,上帝便在我的生命里有美好的计划和安排,甚至包括了我的家人5月份,我回到广州,开始稳定在美心华景教会参加敬拜,我的心喜乐安稳,凡事交托,不再时常焦虑,工作也都正常地得以开展,身体也逐渐好转。在教会,我参加了慕道班的学习,对于基督教有了基本的认识。知道了教会安排受洗的事,我就立刻报了名,不再怀疑和犹豫,我的主拣选了我,为我的罪被钉十字架,这是怎样的牺牲和爱,我因此愿意俯伏敬拜,愿意领受上帝的美意和安排,愿意他做我生命的救主,做我的牧羊人。

                                

 张姊妹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

2012.8.4张姊妹 受洗归主

信主之后,我不间断的寻求,寻求上帝对我的带领,尽管他的声音时常都是微小的,然而,当我们真的愿意寻求聆听,还是能感受到他的带领。

我不间断地参加教会安排的各项学习,各种团契,也参加教会外的很多的学习,听名牧讲道。在教会参与服事,参加小组团契,把教会当做我的家。因此,在很多方面都有较大的收获:

 

1、  我能感受到我的重担在慢慢脱落,我懂得了祷告和交托,虽然这是个渐变的过程;

2、  我的情绪慢慢变得舒缓,不再焦虑,我相信一切都有上帝的美意,只要我们愿意等待,慢慢就会明白,上帝的心意原是好的;

3、  让我更深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愿意更多地向耶稣学习他的温柔忍耐,这也包括我对待自己的方式,我允许自己犯错,我接纳自己的软弱,而不是像从前那样一味地自责,我给自己成长的空间,我知道自己是谁,我知道自己被爱着,我能感觉到安全;

4、  我的心变的柔软,愿意付出我的爱给到家人和朋友,与家人的相处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少了很多争执,多了很多关怀。能更多地理解和原谅别人,变得不那么挑剔,虽然这也是一个渐变的过程,然而,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因为理解,因为原谅,我不再苦毒,不再抱怨;

5、  我觉得自己有了同理心,能更深地感同身受,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明白他的感受。能够与悲伤的人同悲,与喜乐的人同喜,不像过去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不再以自己的原则去要求别人,给别人成长和改变的空间,不去做出批评,更多地愿意去鼓励赞美;

6、  从身体和心灵要变得比以前健康。尽管比起同龄人,我的身体仍是比较弱的,但比起从前的自己,还是好很多,原来吹一夜空调,人都是鼻涕、喷嚏不断的,现在鼻炎好很多,感冒也少很多,偶尔还能锻炼一下。心灵要强大很多,不像以前时常掉在自怜的忧伤里,自忧只恨,我能明白自己比起很多人要幸福很多,因此也满有感恩;

7、  当我的心慢慢地平静安稳,我越来越有女子该有的样子,我留长了自己的头发,也接受适当的修饰和打扮,更加认同自己女性的身份,学习圣经对女子的教导,温柔安静,沉静学道。

8、  我知道自己虽然有很多方面取得了进步,然而成圣的路的确漫长,老我的骄傲,急躁,有时还是不经意就蹦出来,搅乱我的生活,之后,又要不断地认罪悔改,将自己归正。

 

感谢神!感谢他一路以来的陪伴和带领;感谢教会,让我有一个属灵的家,把我从尘世中分别出来,归在耶稣基督的门下;感谢教会中的弟兄姐妹,给予我的爱和关怀,让我享受到在基督里,我们是一家人。

 

                                                      2016.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