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极大的压力,那年独自逃到三藩市,坐在游客公车上,凝视着地上的路轨,心里苦不堪言。“不如跳下去死了吧。”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了上来。 随即有个声音在心里回应:“不,上帝不喜欢我们自杀。这是不对的。”这话把我惊醒。对,我没有权结束自己的生命。生死之权是上帝的。

 

经济重担

 

我年纪很小,父母便已分离。母亲嗜赌如命,为了逃避债务,我家不住迁居,而我,也被逼着不停转校,永远无法如愿做一个被老师宠爱的高材生。我和同学没机会建立友谊,在家里又常跟哥哥吵闹打架,我觉得世界没有爱,没有人喜欢我,这形成了我极重的自卑感和封闭的个性,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我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何意义和价值可言。家人要还赌债,我为了替她们还债,拍戏后一直节衣缩食,把钱都留给他们,可是发觉,无论我怎么牺牲,怎么辛劳,夜以继日拍片,他们的赌债总还不清--像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坑。我非常困惑迷惘和失落,不知道如何是好。难道我一生就是为替家人赚钱还赌债而活着吗?为什么我的家人一点不为我设想?怎么他们不能因为看见我的牺牲,而戒掉赌博的恶习呢?我看到路愈走愈暗,愈走愈苦,没有出路,所以想,不如死去倒还干脆。

 

朋友

 

妈咪对我自幼管束甚严。不准我出外参加活动,记忆所及,只参加过两次公益少年团的百万行。第一次与哥哥、阿姨一同随老师出发。记得那次步行过八仙岭,没带食物,疲乏饥饿,一位素不认识的女同学竟把她和妹妹的食物分给我们,还扶着我走过八个山头,使我深受感动,也很欣赏她。有一天,为了逃避一个追求我的男子,我惊惶地逃离车,刚巧碰到她,向她倾诉。自此她便义不容辞地每天陪我上课,摆脱了那个男子。

 

后来得知她是基督徒。她告诉我主耶稣改变了她的生命。她真的与众不同,很有忘我的牺牲精神,为我付出很多。我渐渐体会耶稣与我家中所拜的神不一样,开始认真思考信仰基督。妈咪察知我要信耶稣后,生很大的气,撕毁我的圣经,又用自杀威吓我,使我不敢再和那位同学来往。后来这同学的妹妹告诉我,她姊姊天天流泪为我祷告。我很感动,不愿失去这个好友,暗暗的跟她联络,也私下悄悄祷告,不让妈妈知道。

 

中三后,又如常转校。由于学业成绩欠佳,害怕找不到好学校,我便祷告上帝说:“如果你是真神,请为我找一间好学校,我今后一定好好用功读书,不再荒废学业。”结果进了一间好学校,又再认识一位基督徒。那年我遵守承诺,特别用功,天天与这位基督徒同学在一起,又跟她到教会,不再拜其他鬼神。但碍于家人反对,仍没投入教会,以致对真理认识极为肤浅,看圣经,只找合自己心意的去行,对于上帝的教训一窍不通。

 

突破困境

 

一九九一年,我参加香港小姐比赛,获选季军,之后投身演艺事业。这一行有些事我颇不适应,例如行内人的眼光、要常接受访问,而报导又往往与事实相去甚远等,都使我很觉困扰。无奈喜欢演戏,所以留了下来。

 

记得接受浸礼前夕,很多人问我:“你日后仍当艺人吗?”我也常问自己前路将如何,祈求天父指示我在这一行里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我在飞机上默祷,圣灵强烈感动我要回教会。那时我很久没有回教会了,入娱乐圈后,因为自我封闭,孤陋寡闻,既不知有基督徒艺人团契,也不知道圈内有基督徒。但不久,那位中四带我回教会的同学突然来电,问我要不要去教会,我答:“如果不用拍戏,就去吧。”结果不必拍戏,我便跟她去教会,认识了许多弟兄姊妹,自此投入教会生活,将生命交给主耶稣。

 

妈咪见我忙得不眠不休,竟然还往教堂跑,便怒不可遏,说我给什么迷住了,不准我去教会。有一次,甚至跑到教会大吵大骂,这事之后,我停止聚会近一个月。在这期间,不断祷告求上帝软化妈咪的心,又求妈咪准我去教会,之后妈咪才准我相信耶稣。后来她因为我的缘故,虽然不信,也把拜了多年的偶像全部丢弃。我的哥哥认识了一些弟兄姐妹,跟着也信了耶稣。自此,兄妹二人常分享,互诉心事,更一起为家庭祷告,非常亲爱。信主一年后,很羡慕接受浸礼和守圣餐,与弟兄姊妹分享后,经信心考问,受浸公开归入主耶稣基督的名下。

 

坚守原则

 

做基督徒艺人并不容易,很多电影渲染色情暴力,做基督徒则须有所取舍。记得受浸前,一位姊妹问我:“处身娱乐圈里,冲击很大,试探很多,你能守住圣经的原则吗?例如,你能拒演鬼戏吗?”她翻开圣经,告诉我上帝是忌邪的。

 

我想从来没有人邀请我拍鬼戏,大约日后也必没有,于是毫不犹疑的说:“不拍,不拍。”谁知受浸前不久,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与我的合约届满,新约未签,当时我的经济拮据 ,很希望有戏拍。正在这时,某公司高薪请我拍一部鬼戏。真是极大的考验!我与弟兄姊妹分享我的困难和压力。一位姊妹说:“你相信放弃这部片子,主耶稣仍保守养活你吗?你不会有事的。”话虽如此,我的信心很小,前途一片渺茫,不免挂心。我祷告天父说:“我当怎样取舍呢?您知道我爱您,决不做您不喜悦的事。”但因信心小,又哭泣对主耶稣说:“我前面什么都没有了。但有你在我身旁,你必为我解决难题。我现在把一切交给你,不接拍那戏。”祷告后,心里如释重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喜乐平安。便高兴地致电经理人说:“Helen,我不接那部戏了。我知道上帝不喜悦。深信天父会看顾我的前路。”

 

浸礼前,整整一个月没有工作。之后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突然来找我续约,签了一些很不错的电视剧,如《壹号皇庭》、《天地豪情》等,后来因这些剧集获最佳女主角奖。接下来有好几部电影找我,其中有的是鬼戏。那时由于市道欠佳,机会难逢,考验又来了。我对主说:“我很想接下这部片子,因为演鬼的是别的演员,不是我。”我一共找了十个要接拍此片的藉口哀求主,答案却是:“你愿意为我放下吗?”我俯伏在主前说:“主呀,我愿意!”想不到推掉那部片子后,便接到其他合约,可以赚回拍那部戏的三个月报酬。

 

回应主恩

 

信耶稣后,我变得开朗了许多。由于我以前个性封闭,朋友甚少,人际关系疏离。进娱乐圈后,更怕人事复杂,不敢与人深交,恐怕受到伤害。信主耶稣后,有了安全感,渐渐开放心门,主动和人坦诚交谈,请基督徒为我祷告。现在我身边朋友不少,有弟兄姊妹们关怀,彼此扶持,情如手足。

 

天父对我无微不至,赐给我一位亦师亦友的经理人Helen,从她身上,我学会什么是爱和怎样待人以诚。她介绍我参加“艺人之家”(在香港和台湾艺人基督徒聚会之所),使我认识圈中的基督徒,得到了解和扶助。Helen又常提醒并指教我怎样处理难题。当我受伤时,她会为我流泪祷告。现在,我的身旁有很多爱护我的人。我的人生改变很大,不再孤单。

 

当然,天父并没有应许天色常蓝,信耶稣后,我仍有难处。家母因未信耶稣,问题仍未得着解决;但现在,承担困难的,就不只是我一个人。我既可把重担交给天父,又有教会和艺人之家的弟兄姊妹为我分担,同度人生的困难。

 

编辑语:2008年初,基督徒艺人蔡少芬与内地同为基督徒的演员张晋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举行婚礼。另蔡少芬曾多次在福音布道会上做见证,见证自己在人生的绝境时,是耶稣基督拯救了她的生命,使她得到了新生。不单自己从极重的自卑感和封闭的个性改变成活泼开朗的个性,而且还改善了和家人的关系。

 

每次获奖上台讲话时她的第一句话都是,“感谢神”,06年有报道称,当她得知父母受洗归主后,她高兴得不敢置信眼前的事实,甚至到处向亲友传福音,跟她一起高唱诗歌赞美神,都让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出于上帝的恩典。为感谢上帝恩典,蔡少芬也打算拍摄福音电影回报主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