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莫言自述基督徒母亲对其一生的影响

莫言道:我母亲她一生中遭受的苦难,真是难以尽述,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撐她活下来,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她在饥肠辘辘,疾病缠身时还能歌唱?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得奖发表演讲之后,评价呈现出两极,批评者说其演讲犹如中学生作文一般,称赞者则认为莫言以故事开始以故事结尾,来巧妙地回答了许多的质疑。不过,无论是批评者还是称赞者,都肯定莫言对母爱的弘扬与思念。

一位研究莫言作品的名家叶开表示,莫言的母亲是位默默无闻的基督徒,莫言对于基督徒母亲的感恩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莫言的母亲名高淑娟,一直登记为管高氏,于1994年去世,莫言曾在其作品《母亲》一文中回忆说:记忆的画面中更让我难以忘却的是,愁容满面的母亲,在辛苦地劳作时,嘴里竟然哼唱着一支小曲!当时,在我们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中,劳作最辛苦的是母亲,饥饿最严重的也是母亲……

莫言曾说:我母亲没读过书,不认识文字,她一生中遭受的苦难,真是难以尽述。战争、饥饿、疾病,在那样的苦难中,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撐她活下来,是什么样的力量(自然是从神来的力量)使她在饥肠辘辘,疾病缠身时还能歌唱?

莫言对母亲的尊敬与赞美,认为母亲是无私,是爱,是奉献,是生命的载体。对母亲由衷的尊敬与感恩,也表明了他对生命的终极崇拜和热爱。由此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作者的母性意识或说女性意识在小说中起着主导作用。

演讲一开始,莫言就提到了自己去世的母亲——一位质朴而无名的中国女性,他的母亲生于1922年,死后把她的骨灰,埋葬在村庄东边的桃园里。他介绍了母亲的品格对自己一生产生的巨大影响。

莫言关于母亲最初的记忆是他失手打碎了家里唯一一个暖水瓶,当时他害怕地躲了起来,母亲最后并没有责罚他,而是发出长长一声叹息。而对于莫言来讲,最为痛苦的事情是莫过于看到母亲被打,那个身材高大的麦场看守人,扇耳光扇了她母亲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他们拣到的麦穗。他从母亲眼里看到了绝望的眼神。多年之后,莫言与当年那个打母亲的人再度相逢时,莫言想替母亲报仇,狠狠地揍他一顿,但最后还是被母亲劝住了。她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让莫言最难以忘怀的还有母亲对贫苦人群的悲悯之心,有一年中秋莫言家吃饺子,每人只有一碗,一个老乞丐前来乞讨,母亲给了这个老人半碗饺子。

让莫言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当年跟母亲去卖白菜多算了老人一毛钱,算完钱莫言就去了学校。当他放学回家时,看到很少流泪的母亲泪流满面。母亲并没有骂莫言,只是轻轻地说:儿子,你让娘丟了脸。莫言的母亲觉得儿子给她丟了脸。一位多么崇高的母亲形象。

莫言说:我生来相貌丑陋,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我,学校里有几个性格霸道的同学甚至为此打我。我回家痛苦,母亲对我说:儿子,你不丑,你不缺鼻子不缺眼,四肢健全,丑在哪里?而且只要你心存善良,多做好事,即使是丑也能变美。莫言母亲的形象,真如圣经中说: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箴言》31:10)莫言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赖于有一位基督徒的母亲对他心灵的净化。

莫言的母亲经常提醒他少说话,她希望莫言能做一个沉默寡言,安稳大方的孩子。但在他身上,却显露出极强的说话能力和极大的说话欲望,这无疑是极大的危险,但他说故事的能力,又带给了她愉悦,这使他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尽管他有父母亲的谆谆教导,但并没有改掉喜欢说话的天性,这使得他的名字莫言,很像对自己的一种讽刺。

莫言的母亲去世后,他悲痛万分,决定写一部书献给她。这就是那本《丰乳肥臀》。因为胸有成竹,因为情感充盈,仅用了八十三天,便写出了这部长达五十万字的小说初稿。在《丰乳肥臀》这本书里,他使用了他母亲的亲身经历有关的素材。因为母亲是莫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作家叶开表示:莫言的母亲是中国民族苦难历史的亲历者,见证人,也是艰辛的象征。她一辈子默默地生活着,坚韧,正直,自尊,与人为善,受过很多的伤害,但从来不存在有意地伤害別人的事。而且她还是基督徒,一辈子默默向善,心灵安宁。

圣经中说:房屋钱财,是祖宗所遗留的;惟有贤惠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箴言》19:14

虽然莫言并非基督徒,但相信他的基督徒母亲的真实生活、品格以及信仰中许多的观念对其人生与创造都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莫言的许多作品的背后有很多对于人性的叩问,特別是近年来的一些作品中有对罪与救赎等问题的思考。他的著名作品《丰乳肥臀》曾被评体现基督教文化色彩,含博爱、牺牲、救赎的情怀。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言》31:30

莫言的成就,并非偶然,从幼年开始,他就受到他母亲以耶稣基督灵性的熏陶,他母亲以耶稣基督为榜样,对莫言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我儿,要留心我智慧的话语,侧耳听我聪明的言词;为要使你谨守谋略,嘴唇保存知识。(《箴言》5:1-2

我们从莫言的获奖,清楚表明:一个基督化的家庭,能够给自己的子女有何等深刻的影响。人生最可怕的是什么?不是贫穷,饥饿,疾病,灾难……而是信仰的缺失!有信仰的人和没有信仰的人最大的差別:有信仰的人,即使失去了一切,神还在掌握之中,生命是可以独立做主的;没有信仰的人,即使得到了一切,其实却从未真正拥有,生命是漂浮不定的。

莫言的一生完全是受到他母亲的影响,而他的母亲是神的儿女——基督徒。所以,我们还没有信主的人,看看莫言的经历,是否应该作出决志信主的时刻了!

 

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以弗所书6:1-3

本文摘自:青草地溪水边 微信ID:QCDX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