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季刊

 

2017年第1

 


 

 

 

 

一、宣教知识

 

宣教的神                 斯托得

 

 

二、宣教士故事

 

威廉克里,何许人也?     维沙尔.曼格尔迪、露丝.曼格尔迪

 

 

三、宣教动态

   

让爱走动                  谢姊妹

 

 

四、代祷信息

   

为南宁磐石教会代求

 

     为肇庆教会代求

 

     为今年短宣事工代求

  

 

宣教知识

宣教的神[1]

 

斯托得(John R.W.Scott

当今世界成千上万的人对基督教宣教事业极有敌意。这些人首先认为基督教的宣教扰乱政治生态(因为它减弱了维系国民文化的凝聚力),其次认定基督教的宣教带有宗教的偏狭(因为它唯独宣认耶稣);而参与其中的宣教士则被视为受到了“狂傲的帝国主义思想”的毒害。带领人归信基督的宣教事工也备受人们的抵制,被视为一种“对个人私生活无可饶恕的干涉”。这些人说:“信仰是我自己的事情。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我的事情我做主。”

由此看来,基督徒需要明白,基督教宣教事业扎根在哪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宣教事工中坚韧不拔,充满勇气与谦卑,毫不畏惧世人的误解和敌意。更确切地说,高举圣经的基督徒需要以圣经作为一切行动的原

动力,因为我们相信圣经是神的启示,显明了神的旨意。故此我们要问:神在圣经里是否启示了“宣教”是他为他子民所定的旨意?只有弄清这个问题后我们才会罢休。这毕竟关乎到我们是否能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愿遵主旨。尽管整本圣经都遍布着神是宣教之神的证据,但在本文中我们将侧重探讨旧约。

神呼召亚伯拉罕

故事要从大约四千年前讲起。有一个叫亚伯拉罕的人得到了神亲自的呼召。此人本名“亚伯兰”。下面的经文记述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我必使你成为大国,赐福给你,使你的名为大,你也必使别人得福,给你祝福的,我必赐福给他;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必因你得福’”(创 12:1-3)。

神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应许。这是一个复合式的应许,笔者将在后面对此做出详细讨论。人若是想要对圣经以及基督教的宣教得到整全的认识,就必须首先明白这个应许。这些经文或许是圣经里最具整合性的经文,神的旨意尽都浓缩于此。

首先,我们应当从神赐下这个应许的背景入手,也就是神在怎样的情况下赐给亚伯拉罕这个应许。然后我们分两部分进行讨论:第一,应许的内容,即神到底说他要成就什么;第二,应许的实现,即神如何一直持守他的应许。我们先来谈谈应许的背景。

神的应许之背景

创世记第 12 章开门见山地指出:“耶和华对亚伯兰说……”对于圣经中的一个新的篇章来说,这样的开场白看似极为突兀。我们的好奇心油然而生:“这位向亚伯拉罕说话的耶和华神究竟是谁?”我们还会问:“亚伯拉罕是何许人,神竟然与他说话?”其实,无论是神还是亚伯拉罕都并非猝然而至。这段经文的字里行间包含着很多内容,也是理解整本圣经的关键。之前的 11 章经文为此做了足够的铺垫;而之后的全部圣经,都可以说是对此的延伸和成全。

那么,这段经文的背景究竟是什么呢?其背景是这样的:这位拣选并呼召亚拍拉罕的“主”和起初创造天地的主乃是同一位。他按自己的形像创造了独一无二的男人和女人,此乃是他的巅峰之作。换句话说,我们不可忘记圣经开篇讲述的是宏大的宇宙,而不是地球;之后,圣经聚焦于整个地球,而不是巴勒斯坦这块地方;接着,圣经的记述逐渐定格到人类的先祖亚当身上,而不是蒙拣选的以色列的先祖亚伯拉罕身上。总而言之,因为耶和华神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地球和人类的造物主,我们绝不应把他降格为某个部族的神明,或者某个地方的小神灵,比如摩押人的神“基抹”,亚摩利人的神“摩洛”,或是迦南异族的男神“巴力”和女神“亚斯他录”。我们也绝不能武断地说,耶和华神因为对其它民族不感兴趣或放弃了他们,才拣选亚伯拉罕和他的族裔。神的“拣选”不等同于精英主义。恰恰相反,神拣选一个人与他的族类,乃是要透过他们去成就对世上万族的祝福。

因此,当基督教被降格为世界上可供人们选择的诸多宗教之一,或者当人们谈论“基督教的神”(仿佛这世界还有其他的神)的时候,我们必然深感愤慨。不!这世界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他在独一爱子耶稣基督里向我们最终完满地显明了他自己。独一之神的信仰才是宣教不变的根基。保罗写信勉励提摩太时特别强调“神只有一位,在神和人中间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 2:5)。

创世记的记述逐渐展开,从独一真神创造宇宙万物,而后按着他的形象造了人,一直到人类悖逆自己的造物主,神的审判降临到受造之物。然而这个审判终将被化解,福音的应许在此首次奏响:女人的后裔将“伤”蛇的头(创 3:15)。

圣经随后的八章(创 4-11 章)描述了始祖堕落的灾难性后果,人类与神以及人与人之间之逐渐疏离,彼此为敌。这就是神呼召亚伯拉罕并且赐他应许的背景。人类陷入道德衰败、黑暗和漂泊的光景中,社会逐渐解体。然而,创造的神并没有抛弃起初按着他的形象所造的人类(创 9:6)。神从这个罪恶蔓延的世界中拣选了一个人和他的后裔,并且应许不仅要赐福给他,还要借着他们赐福整个世界。人类不会无限地遭受放逐之苦,神已经开始引领他们归回。

一、复合式的应许

那么,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究竟是什么呢?它是一个复合式的应许,包括几个部分。每一条应许在亚伯拉罕蒙召之后的章节中都有细述。

关于土地的应许

神的呼召似乎分为两个阶段临到亚伯拉罕:第一个阶段在迦勒底的吾珥,那时他父亲还在世(创11:31; 15:7),后一个阶段在哈兰,他父亲过世之后(创11:32; 12:1)。亚伯拉罕要离开本地,然后神才会向他们指明另外的家乡。

亚伯拉罕慷慨大度地让侄子罗得先选择定居地(他选了肥美的约旦河谷),其后,神对亚伯拉罕说:“你要举目,从你所在的地方向东南西北观看。你看见的地方,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13:14-15)。

关于后裔的应许

亚伯拉罕要离开亲族和父家,失去家人,不过神要使他成为“大国”。之后,神将他的名字从“亚伯兰”(意思是“尊贵的父”)改成“亚伯拉罕”(意思是“万国的父”),以此表明神的应许。神清楚无误地告诉他:“我已经立了你作万国的父”(创 17:5)。

神借助自然景象帮助亚伯拉罕明白这应许的意思,告诉他举目观看天空,而不是俯视大地。在一个晴朗的夜晚,神把亚伯拉罕带出帐篷,吩咐他“向天观看,数点众星”。这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命令!但亚伯拉罕或许立即开始数起来:“1, 2, 3, 5, 10,20, 30……”不久他就放弃了。这根本数不完啊!接着,神告诉他:“你的后裔将要这样众多。”后面我们读到“亚伯拉罕信耶和华”这样的字句。尽管此时他已经八十多岁,妻子撒拉从未怀孕生子,然而他相信神的应许,神“就以此算为他的义了”。也就是说,因为他信靠神,神就将他看为义的(创15:5-6)。

关于福分的应许

“祝福”一词的动词和名词形式在创 12:2-3 出现了 5 次之多。神应许给亚伯拉罕的福分终将满溢,沛然降临到全人类。

“我会赐福给你。”神在此时已经看亚伯拉罕为义,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因信称他为义”。我们很难想象还有什么福分比这更大。这实在是恩典之约的永福泉源。几年之后,神继而明示亚伯拉罕:“我要与你,和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成为永远的约,使我作你和你的后裔的神”(创17:7-8)。然后神设立割礼作为他与他的选民立定恩典之约的外在可见的记号,也是世世代代作他们的神的凭证。这是圣经首次使用神人立约的固定用语:“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民”, 这一句式之后在圣经中反复出现。

二、渐进性应验

那么,土地、后裔和福分与宣教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为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把论述的焦点从应许的内容转向应许的实现。

旧约中的预言如何实现一直是一个难解的问题,人们对此存在许多误解和争论。最重要的,是新约作者们阐释旧约预言的原则。在他们看来,旧约预言不是只有单一层面的应验,而是具有三重应验 — 即预言在过去,现今和未来三个不同阶段的应验。在过去的阶段中是一种即时的历史性应验,发生于以色列民族的历史性经历中;在现今的阶段是中间或福音性的应验,这预言在基督和他的教会之中正逐步实现;就未来阶段而言,这预言最终将在新天新地中完全应验。

1、即时的历史性应验

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在他肉身的后代中很快就得到了历史性应验。

后裔

神应许亚伯拉罕将有众多的子孙后代(实际是不可计数的),而后又向他儿子以撒(创26:4; 他的后裔将多如“天上的星”)和孙子雅各(创32:12; 他的后裔将多如“海边的沙”)确定这个应许。渐渐地,这个应许变成了现实。或许我们可以找出几个发展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以色列民在埃及为奴时期,圣经如此描述这段时期:“以色列人生养繁衍众多,人数增加,极其强盛,遍满了那地”(出 1:7; 参徒 7:17)。第二个时期是在数百年之后,所罗门王论及以色列民时如此说:“这些子民很多,多得不能数算”(王上 3:8)。第三个时期则是所罗门作王大约 350 年之后,先知耶利米警告以色列民,他们将要遭受神的审判和外族的掳掠,但是随即又传达了神将复兴他们的应许:“我却必使我仆人大卫的后裔和事奉我的利未人增多,像天上的万象不能数算、海边的沙粒不能斗量”(耶 33:22)。

土地

关于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就探讨到这里,神应许的土地又如何呢?我们再次因着神信守他的应许而敬拜感谢他。神记念他赐给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应许,将以色列民从埃及的奴役之中解救出来,把那将被称为“应许之地”的土地赐给他们(出2:24;3:6; 32:13),大约七百年之后,神又将他们从被掳之地巴比伦带领归回这地。然而亚伯拉罕以及他的后裔以色列民,都没有完全得到神应许赐给他们的那地;如同希伯来书 11 章所说的,这些人是“存着信心死了,还没有得着所应许的”。但是,他们“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异乡人,是客旅”,“等待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设计所建造的”(来 11:8-16, 39, 40)。

福分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神成就了他赐给亚伯拉罕无数后裔和安居之地的应许。那么神应许给他的福分又如何呢?在西奈山上,神向摩西确认并陈明了他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也明确地说他要作以色列的神(如出 19:3-6)。在旧约接下来的记述中,神持续不断地祝福顺服他的人,而悖逆的人却落入审判中。

神的审判最为明显的例子是何西阿书开篇的预言中。神咐附何西阿为其三子起名,每一个名字都预示了神对以色列民将逐渐施行的可怕审判。他头生的儿子叫“耶斯列”,意为“神必驱散”。第二个孩子是女孩,起名“罗路哈玛”,意思是“不蒙怜恤”,因为神说他不再怜恤和赦免他的民。最后何西阿又得了一个儿子,就起名“罗阿米”,意思是“非我民”,因为神说以色列民不再是他的子民。神的选民竟然得到如此可怕的名字!实际上,这些名字与神赐给亚伯拉罕永远的应许之间的反差如此之大,这简直是毁灭,而不是祝福。

然而,神并没有就此完结他在以色列民中间的作为。神的审判之后将有伟大的复兴,先知发出的预言字字句句都与亚伯拉罕得到的应许遥相呼应:“然而,以色列人的数目,必多如海边的沙,量不尽,数不完”(何 1:10)。到那个时候,何西阿那几个孩子的名字的含义将翻转过来。那“被驱散的”将要被召回(“耶斯列”这个词的意思不太明确,既可以表示“驱散”,也可以表示“聚拢”),那“不蒙怜恤”的要得怜恤,而“非我民”的将要作“永生神的儿子”(何 1:10-2:1)。

奇妙地是,使徒保罗和彼得都引用了何西阿书中这段预言。在他们看来,神应许赐给以色列民的祝福不单单是以色列民不断增多,更是要让外族人进入耶稣的羊群:“你们从前不是子民,现在却是神的子民;从前未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彼前2:9-10; 参罗 9:25-26)。

新约阐释旧约预言的角度对于我们理解旧约预言极为必要,因为旧约并未清楚地说明神所应许的祝福是如何借着亚伯拉罕及其后裔临到地上的万族。尽管以色列民在旧约中被称为“列国的光”,担负着“把公理带给万国”(赛 42:1-6; 49:6)的使命,但我们却没有在旧约的历史中看到这件事的应验。只有在主耶稣里,这些预言才得以实现,因为只有在耶稣的日子,地上的列邦万族才真正纳入得救之民的群体。那好,让我们来细看这一点。

2、中间的福音性应验

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借着基督和他的教会得到了中间的福音性应验。

后裔

我们几乎可以说,整部新约圣经是以亚伯拉罕之名开始的。马太福音的开篇就写明:“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耶稣基督的家谱:亚伯拉罕生以撒……”马太不单将耶稣基督的家谱追溯至亚伯拉罕,还以他为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始。马太很清楚,自己记述的福音书,就是神在两千多年前赐给亚伯拉罕的古老应许的应验(参路 1:45-55, 67-75)。

然而从一开始,马太就指出,能够承受神应许的“亚伯拉罕的后裔”不单是血统上的后裔,更是属灵意义上的后裔,或者说是一切悔改和归信弥赛亚的人。这也是施洗约翰对聚集起来听他传道的众人所说的:“你们心里不要以为,‘我们有亚伯拉罕作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后裔来”(太 3:9; 3:8; 参约 8:33-40)。施洗约翰的话对当时的听众来说相当震撼,因为“那时人们相信亚伯拉罕的后裔一个也不会失丧”。

神的确给亚伯拉罕兴起了后裔,虽然不真是从石头里出来的,而是从外族人中出来的,这和前者同样不可思议!马太虽是四位福音书作者中犹太背景最浓的一位,但也记下了耶稣这些话:“我告诉你们,必有许多人从东从西来到,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在天国里一起吃饭。但本来要承受天国的人,反被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太 8:11-12; 参路 13:28-29)。

我们不难体会当时在场的犹太听众的感受,他们听到施洗约翰和耶稣的讲述时一定是何等地震惊,觉得这完全是一派胡言。因为,他们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承受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本是天经地义。外族人算什么,竟然要来分一杯羹,倒使他们这些原本是神的选民的人没了资格?为此,他们怒不可遏。显然他们是忘记了,在神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中,有一部分应许说的就是神祝福满满、恩泽万民。如今,犹太人不得不认识到,神的祝福将通过亚伯拉罕那一个后裔 — 弥赛亚耶稣基督临到地上的列邦万族。使徒彼得在五旬节过后的第二次讲道之中,总算开始领会这一点。他向一群犹太人宣讲说:“你们是先知的子孙,也是承受神向你们祖先所立之约的人。神曾经对亚伯拉罕说:‘地上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神先给你们兴起他的仆人(即耶稣),差他来祝福你们,使你们各人回转,离开邪恶”(徒 3:25-26)。这段话值得留意,原因之一是彼得从道德的层面即悔改和称义的角度来诠释“神的祝福”;原因之二,如果耶稣“先”被差到犹太人中间,想必后来就要被差到外族人中,就是地上“所有在远方的人”(参徒 2:39)。现今,他们要一起来分享神的祝福。

然而,神是借着保罗把世上万民蒙福的计划完全展开的。神呼召保罗作外族人的使徒,向他显明自己永恒的旨意,但这旨意迄今仍是一个奥秘。那就是,要让犹太人和外族人“在基督耶稣里,借着福音可以同作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 3:6)。保罗大胆地宣称:“因为出自以色列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成为他的儿女”(罗 9:6-7)。

那么,究竟谁才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谁才真正承受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呢?在这个问题上,保罗没有留给我们任何疑问。凡归信基督者,就是真正继承神产业的人,无论种族。在罗马书第 4 章中,保罗指出亚伯拉罕不仅因信称义,而且在未受割礼的时候就领受神所应许之福。那么,亚伯拉罕实在是所有受割礼和未受割礼之人(即犹太人和外族人)的父(罗 4:9-12)。如果我们“效法亚伯拉罕而信”,那么“亚伯拉罕在神面前作我们众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了你作万国的父’”(罗 4:16-17)。因此,无论在宗族亲缘关系上是亚伯拉罕的后代,还是在肉体上带着犹太人受割礼的记号,都不表示一个人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唯有信,才是真正的凭证。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就是信靠耶稣基督的人,至于宗族上是犹太人还是外族人都不重要。

土地

那么亚伯拉罕的后裔将要承受的“土地”又是什么呢?希伯来书中提到,属神的人因着信而进入“那安息”(来 4:3),保罗也用最为强劲有力的笔调宣称:“原来神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承受世界的应许”(罗 4:13)。我们认为,他在这里所指的,和他在哥林多前书里所说的是同样的意思:“一切都是你们的。无论是保罗,是亚波罗,是矶法,是世界,是生,是死,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都是你们的”(林前 3:21-23)。基督徒蒙了神奇妙的恩典而与基督一起承受将来的世界。

有关神应许的福分和承受这福分的人的类似教导,也出现在加拉太书第3章中,保罗再次提到亚伯拉罕因信被称为义,接着就说:“所以你们要知道,有信心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这样看来,有信心的人,必定和有信心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加 3:6-9)。福分那么万国都必因亚伯拉罕而得的福分究竟是什么呢(加 3:8)?简而言之,这福分就是救恩。我们原本都在律法之下受到咒诅,而基督却替我们受了那咒诅,将我们赎回,为要使“亚伯拉罕所蒙的福,就在耶稣基督里临到外族人,使我们因着信,可以领受所应许的圣灵”(加 3:10-14)。基督担当了我们的咒诅,好让我们可以得到亚伯拉罕所受的福分,就是因信称义(3:8)和圣灵内住(3:14)的福分。保罗在该章的最后一节经文总结道:“如果你们属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按照应许承受产业的了”(3:29)。

讲到这里,神的应许还没有讲完,还有第三个阶段的应验。

最终的应验

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将在末世,也就是所有得赎之民的永恒结局中,得到最终应验。

后裔,土地和福分

启示录再次提到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启7:9及其后经文)。使徒约翰在异象中“见有一大群人,没有人能数得过来”。这实在是一个国际化的大团聚场面,“从各邦国、各支派、各民族、各方言来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他们“站在(象征神作王治理全地的)宝座面前”。也就是说,的国度终于完全来到,而且来自列邦万族的人们都在神仁慈的统治之下共享所有的美福,他以自己的同在荫庇他们。神的子民在旷野饥渴难当,遭受日头烘烤的艰难日子已经过去,终于进入应许之地,只是这次进入的不是从前的“流奶与蜜之地”,而是由“生命的泉源”滋润灌溉的土地,这泉源永不干涸。然而,他们何以承受这样的美福?因着他们“从大患难之中出来”,更是因着他们“用羊羔的血,把自己的衣袍洗洁白了”,也就是说,他们的罪已经被基督的宝血除净了,靠耶稣基督的死披上神的义袍。“因此,他们可以在神的宝座前。”

从个人角度而言,我深深为之感动。我竟然能够窥见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古老应许,在将来永世中成就的盛景。神所应许的方方面面都应验了。这里有亚伯拉罕数目巨大的属灵后裔,“有一大群人,没有人能数得过来”,如同海边的沙和天空的繁星那样多。“地上所有的族类”在此得享神所赐下的美福,这些数不胜数的众人都是从世上各国各民中来的。这里同样是应许之地,流淌着从神恩惠的治理而出的一切的美福。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亚伯拉罕的那位特别的后裔耶稣基督,正是他为救赎我们流出宝血,赐下各样福气给求告他名而得救的人们。

结论

我在此总结一下我们从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及其成就之中所学到的功课。

第一、神是掌管历史的神

历史不是无数事件的随机拼凑,因为神在万古以先的永恒中已经预先定下了他的计划,至今一直做工,为要在将来的永世中最终成就。亚伯拉罕的后裔耶稣基督是整个历史进程的核心。我们如今若是作了基督的门徒,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为此欢喜快乐。我们现在已经归入了他属灵的族裔之中,得到了因信称义的祝福,为神所接纳,又有圣灵的内住,享受到了亚伯拉罕在四千年前所得的应许。

第二、神是立约的神

神的恩慈满溢,赐人宝贵的应许,并且永远持守他的应许。神的慈爱坚定不动摇,他的信实直到万代,当然这并不表示神总是立刻成就自己的应许。亚伯拉罕和撒拉“都是存着信心死了的,还没有得着所应许的”(来11:13)。也就是说,尽管他们生了以撒,神赐给他们的应许已经部分实现,但是他们的后裔尚未变得无以数算,还没有得到那应许之地,万国也还没有因他们得福。神的应许全都要成就,不过要“凭着信心和忍耐”来承受(来 6:12)。我们必须安心等候神的时候到来。

第三、神是满有祝福的神

神对亚伯拉罕说:“我……必赐福给你”(创 12:2)。彼得所说的“神先给你们兴起他的仆人(耶稣),差他来祝福你们”(徒 3:26),与创世记中神的应许遥相呼应。神的心意总是积极赐福和建立他的子民,审判实在属于神所行的“奇异之事”(赛28:21)。神的主要和本质工作乃是以救恩祝福人。

第四、神是满有怜悯的神

我读到启示录7:9总是颇得安慰,因为,到那时得救进入天国的人将会“有一大群,没人能数得过来”。这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因为基督徒在任何时代看起来都属少数群体。然而,圣经如此明说,也是要让我们多受安慰。尽管高举圣经的基督徒都不会承认普救论(相信所有人都会最终得救),圣经经文也确实告诫我们,永世当中地狱的刑罚何等真实而可怕,但是我们可以坚信,到时候得救的人将是来自各国各族的一大群,多得甚至无法数算。神的应许必将实现,而亚伯拉罕的后裔也将如地上的尘土、天空的繁星、海边的细沙一般数不胜数。

第五、神是一位宣教的神

地上的万民不会自动聚集在天上。神既然应许要祝福“地上的万族”,就是借着“亚伯拉罕的后裔”叫地上万国得福(创 12:3; 22:18)。如今,我们既然因信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除非我们愿意将福音带给万民,否则他们就无法蒙福。这是神一清二楚的旨意。

我祈求神将“地上的万族”铭刻在我们的心上,正是这句话向我们显明圣经所启示的永生神是一位宣教的神。它猛烈地鞭笞着我们狭隘的宗教地盘观念,偏狭的民族主义思想,种族优越感(不管是何种肤色),居高临下的家长制作风以及傲慢的强权意识。既然神是“地上万族”的神,我们怎么敢用敌视、轻蔑或无动于衷的态度对待任何与我们的肤色和文化不同的人呢?我们迫切需要成为具有全球眼光的普世基督徒,因为我们的神是关注全人类的神。

因此,求神帮助我们切莫忘却他四千年前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

思考:1. 圣经一开始讲到的是创造的神,而不是亚伯拉罕的神。这有何重大意义?

2.请简述作者提到神的应许有“三重应验”的意思。从土地、后裔和福分的层面来看,这个应许在过去如何成就?现今如何成就?将来如何完全成就?

 

宣教士故事

 

              威廉克里,何许人也?[2]

维沙尔.曼格尔迪、露丝.曼格尔迪

设想在一个全印度的大学联合问答比赛的决赛中,主持人向那些学习优异的印度学生问道,“威廉·克里是何许人也?”接着,所有学生的手都同时举起来。于是他决定给每一个学生机会来回答这个问题。

小测验:威廉·克里是怎样一个人物?

植物学家

一位读理工科的学生回答道:“威廉·克里是一位植物学家,大叶桉树(Careya herbacea)就是以他命名的,它是印度的特产,属于三个桉树品种中的一种”。“克里把英国的雏菊及林奈园艺系统引进印度。他

在印度也出版了第一批有关科学和大自然历史的书籍,如《印度植物全书》。他坚信圣经的观点,“主啊,一切受造之物都赞美你!”克里确信造物主称大自然为好。自然界不是我们需要回避的幻觉,而是值得人类去研究的科目。他时常讲解科学,努力将基本的科学概念注入印度人的思想中,让他们知道低等昆虫并不是受束缚的灵魂,而是值得我们注意的生物。”

工业家

“威廉·克里是第一个把蒸汽机引入印度的英国人,也是为印刷业提供本地制造纸张的第一人。”一个机械工程系的学生大声说道:“克里鼓励印度铁匠用本地的材料和技术仿造他进口的机器。”

经济学家

“威廉·克里是一位宣教士,”一位学经济专业的学生述说到,“他引进储蓄银行的理念,以对付印度肆虐的高利贷恶魔。克里相信公义的神必定厌恶高利贷。他认为印度的投资、工业、商业与经济发展不可能承受36%-72% 的贷款利率。”

这位学生继续说:“克里在经济上的成就体现在道德的方面,而这恰是印度特别需要的,因为银行家内心贪婪又败坏,且借社会主义的名义,使银行成为国有。但储蓄银行的信誉受到质疑,贿赂成风,利率高至 100%,使诚实的创业者借贷无门。“为了把欧洲的资金吸引至印度,使其农业、经济和工业现代化,克里倡导一项允许欧洲人在印度购置土地的政策。最初,英国政府因在美国推行欠佳而反对这一政策,但在克里去世后,同一政府承认他在经济主张上的远见。同样,我们印度政府,经过一个半世纪毁灭性的仇外后,又对西方资金和工业开放了。”

医疗人道主义者

一位医科的学生说:“威廉·克里是第一个倡导人道救治麻风病患者的人。在他到来之前,麻风病人通常被活埋或被活活烧死,印度人相信以残暴方式结束其生命可以使其得到洁净的身体,并确保来世有健康的新生命。因病而死的人,在连续四次轮回后,到第五次便投生为麻风病者。但克里相信耶稣爱麻风病者,因此他们应当得到照顾。”

媒体先锋

接着,一位印刷技术专业的学生站起来,说:“克里·威廉博士是印度印刷技术之父,他将现代印刷和出版科技引入印度,然后,传授和继续发展该技术。他建造了当时全印度最大的印刷厂,大部分的印刷厂都需要从他在塞兰坡的宣教印刷厂购买铅字。”

“威廉·克里是一位基督教宣教士,”一位大众传播专业的学生回应道:“他创办了第一份以东方语言出版的报纸,因为他相信基督教提倡讨论真理与信仰的自由。他创办的英文期刊《印度的朋友》在 19 世纪的前半期,是引发印度社会改革运动的原动力。”

农业家

一位农业系的研究生说:“威廉·克里在 1820 年代创办了农艺学会,甚至比英国皇家农业学会还早30年。他曾对印度的农业作过一次有系统的调查,在《亚洲研究》发表改革农业的文章,在靛蓝科植物种植系统崩溃的两个世纪以前,他就已指出其破坏性了。”

“克里并非受雇才做这些事,”他继续说,“而是因为他忧心忡忡。在他看来,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耕地之一,且住满了勤劳农夫的国家,却有五分之三的土地沦为荒林,任由野兽和蛇类糟蹋。”

翻译者与教育家

“克里是第一个把印度伟大的古代宗教经典,如《罗摩衍那》及哲学著作《数论》翻译成英文的人!”一位文学系的学生说:“他把曾经只适用于魔鬼和女人的孟加拉语,演化成印度最优雅的文学语言,并用孟加拉语写过一些福音歌谣,把印度人对音乐吟诵的喜爱带入基督教的礼拜中。他还为学者们编写了第一部梵语字典。”

“克里是一名英国鞋匠,”一位教育系的学生也加入到讨论中,“却成为加尔各答培训公务员的威廉堡学院的教授,讲授孟加拉语、梵语和马拉地语。他为印度所有种姓的儿童开办了数十所学校,并在加尔各答附近的塞兰坡创办了亚洲第一所现代大学,希望通过教育开化人们的思想,使印度人从迷信的黑暗得到解放。印度的宗教文化剥夺了大部分印度人民求知的自由,近乎 3000 年之久。印度教、莫卧儿和英国统治者都以高级种姓主导的政策,把人民群众奴役在无知之中。克里以他巨大的属灵力量,反对那些为个人利益而剥夺人民大众认识真理的祭司。

天文学家

“威廉·克里把天文学带到次大陆(即印度次大陆),”一位数学系的学生宣称,“他十分留意占星术带来的文化破坏力,即宿命论、对迷信的恐惧及对时间组织管理的无能。”“克里想把天文学的科学文明引进印度,他不相信天体是管制我们生命的神明。他知道,人类受造是为管理自然,而太阳、月亮和行星被造则是为了协助我们的管理。克里认为,人类需要认真研究天体,因为造物主造它们的目的是为作记号或标记,为单调的宇宙空间确定方向,区分东、西、南、北;为时间定日期、年份和季节,使我们能编纂日历、学习地理和历史,为我们的生活、工作和社会制定计划。天文学知识使我们得自由,成为宇宙的管理者,而占星术却使我们屈服在星宿的掌控之下。”

图书馆创办者

一位图书管理学的研究生随即站了起来,说:“威廉·克里是次大陆建立图书馆提供借阅制度的先驱 。”

“东印度公司的舰船满载弹药和军队来镇压印度,但克里却请求他在浸信会宣教差会的朋友,把教科书籍与种子送到这些船上。他相信这样做可以使印度的土壤再生,并鼓励印度人民接受新的理念,最终能解放他们的思想。他的目的是促成一种使用当地语言的本土文学。但在这种文学成型之前,印度人需要从世界各地吸收知识和智慧,以期迅速赶上其他文化。他想通过借阅书籍来使印度人获得全球资讯。”

森林资源保护者

“威廉·克里是一位布道家,”一位印度林业研究院的学生补充道,“他认为,若福音在印度兴旺,则无论在哪一方面,荒野都将会变为沃土。他也是在印度撰写有关森林文章的第一人,比政府首次在马拉巴尔实行森林保育工作还早约 50 年。克里实践且大力倡导木材培植,并建议如何以环境、农业及商业为目的来植树。他的动机源自信仰,因神造人来管理地球。为回应克里的《印度的朋友》期刊所载的建议,政府首先任命来自波恩的布兰迪斯博士管理缅甸的森林,并安排克莱格翰博士管理南印度的森林。”

女性权利倡导者

“威廉·克里是第一个反对残忍杀害与普遍压制妇女的男性,”一位社会科学系的女学者说道:“那简直就是 18 世纪和 19 世纪印度教的作风。当时的印度男人压迫女性,其方式如一夫多妻,残杀女婴,童婚,焚烧寡妇,安乐死及禁止妇女识字,且这些都是宗教所允许的。而懦弱的英国政府却接受这些恶行,将其看作不能改变的印度宗教风俗。于是,克里开始系统地进行社会学和圣经研究,并发表言论,借此引发孟加拉和英国的公众的意见和抗议。他还影响了这个时代的公务人员,即他在威廉堡学院的学生来抵制这些恶行。克里甚至为女孩开办学校,当寡妇改信基督教后,为她们安排婚事。他坚持反对活焚殉夫这一酷刑长达 25 年,终于促使 1829 年本廷克勋爵颁布著名的法令,禁止世界上最可憎的宗教律例之一,即焚烧寡妇。”

公仆

“威廉·克里是英国宣教士,”一位公众管理专业的学生断言,“因为东印度公司反对向印度异教徒传道,所以原本不准他进入英属印度殖民地。于是,克里转到属丹麦的殖民地塞兰坡,但因为该公司无法为威廉堡学院找到合适的孟加拉语教授,后来就邀请他到该校任教。在 30 年的执教生涯中,他转变了英国殖民政府一贯的特质,使曾经冷漠的帝国剥削者转而提供‘文明’的服务。”

道德改革家

一个哲学专业的学生这样回应:“威廉·克里是一个传道人,他振兴了一个古老的观念,即伦理与道德不能和宗教分开,这也是吠陀的一个重要假设。但《奥义书》的教师却把伦理与灵性分开。他们认为人性的我即是神性的梵,因此,我们的灵不会犯罪,只是我们的我受蒙骗,并想象自己与神有别而已。我们所需要的不是从罪中得拯救,而是开悟,即直接经验我们的神性。这种对人罪性的否定,以及注重我们神性的神秘经历,使我们在印度可以极其‘虔诚’,但同时也可无耻无德。”

“克里一开始便明确指出人是罪人,不仅需要赦免,还需要从罪的权势下得释放。他解释说,使我们与神分隔的是罪,不是无知,非圣洁就不能得神的喜悦。按他所说,真正的灵性始于我们为罪悔改之时。这一教义使 19 世纪印度的宗教景况产生革命性的变化。例如,19 世纪最伟大的印度学者拉贾·拉姆·莫汉·罗伊,与克里及其他在塞兰坡的宣教士接触之后,开始质疑当时盛行于印度的灵性论。他总结道:‘长期以来,我一直潜心研究宗教真理,结果发现,基督的教义比我所知晓的其他任何宗教,都更有益于道德原则,也适用于有理性的人”。

文化的改革者

最后,一位历史系学生站起来,发言道:“威廉·克里博士是 19 20 世纪的印度文艺复兴之父。信奉印度教的印度在才智、艺术、建筑与文学上已在 11 世纪时达到了巅峰。12 世纪,在哲学家商羯罗的绝对一元论风靡印度次大陆后,人们创作的泉源就干涸了,印度的大衰退就此开始。物质环境,人类理性及所有丰富人类文化的事物,都受到质疑。而禁欲主义、贱民身份、神秘主义、秘术、迷信、偶像、巫术、压抑的信仰和习俗却成了印度文化的印记。加上外国统治者的侵略、剥削以及政治支配的结果,令情形更加恶化。”

“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克里到来,并启动印度的改革。在他看来,印度不是一个可以任由外来者随意剥削的国家,而是天父的土地,理应得到爱护和照顾,应当是一个充满真理而非无知的社会。克里发起的运动最终导致印度民族主义的诞生,也带来之后的独立。克里相信神的形象存在于人,而非偶像当中,因此,被压迫的人类才应该得到服侍。他相信,人应了解并掌管自然,而非恐惧、讨好或崇拜自然。他相信人要发展个人的智力,而不像神秘主义者所教导的要磨灭才能。他强调要喜爱文学与文化,不可将其当作幻觉来回避。他注重今世的灵性观,重视公义,如爱神那样爱惜自己的同胞,这成为印度文化复兴的转折点,从败落转向提升。印度早期的文艺复兴的领袖,如拉贾·拉姆·莫汉·罗伊、柯沙布·姜德拉·辛等,都从克里和与他同工的宣教士那里得到启发。”

威廉·克里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他是印度新教的拓荒者;是把圣经翻译成40种不同印度语的翻译者;他是布道者,使用任何可用的媒介,以真理之光照亮了印度社会的每个黑暗面。他就是集以上所有描述于一身的威廉·克里,扮演了印度现代化过程的核心角色。

 

 

宣教动态

 

让爱走动

2017214日是一个充满爱、浪漫与温馨的日子,我们夫妇有幸能陪同曹牧师和师母到中山短宣,本次短宣主要目的是探访在中山的李弟兄一家人。

他们一家在华景教会服侍多年,母亲和李弟兄有很深厚的属灵生命,李弟兄的妻子活泼多才干,是主内很美好的一个家庭。他们一家原来在广州时曾在我们小组聚会,这两年因工作的原因一家迁居中山,这一次探访他们,实在是神美好的安排。

感谢神,我们一行受到李弟兄一家热情的接待,在主里见面的喜悦不言而喻。李弟兄一家欢喜介绍他们在中山的情况,让我们看见神对他们进入中山生活的奇妙带领以及丰盛的供应,特别李弟兄讲到“人挪活”这句话时,让我感受到圣灵带领人时所产生的勃勃生机。他们一家人已经在自己家中开始家庭崇拜,并定规每个月一次回广州的母教会参加崇拜。

牧师的心意是鼓励他们能够带着使命和异象在中山扩张神的国度,藉着一家人在中山的安居在中山传福音建堂。

李弟兄一家都很爱主,对主有信心,对神的国很有负担,在中山建堂对他们目前来说也有很大的困难和挑战,所以牧师鼓励他们一点点地开始。我们相信神也已经放下负担在他们心里,并要为他们祷告,求神赐下强烈的使命感和清晰异象,圣灵不断地鼓励和带领他一家人在中山勇敢为主做工,预备跟随主进入更开阔的属灵疆界。

                                     (撰稿人:谢姊妹)

 

 

代祷信息

l  为南宁磐石教会祷告,求神供应教会的一切所需,让他们毫无缺乏,也恳求神帮助弟兄姐妹们更火热地追求主。

l  为肇庆教会祷告,求神坚固弟兄姐妹们的心,靠主站立得稳;也恳求神施恩为他们能够有聚会场所开通达的道路。

l  今年对肇庆、中山及潮州进行短期宣教的活动,求神预备人心,能够早日认识真神,也恳求神兴起更多的弟兄姐妹为此代祷,也恳求神预备合适的同工一起走出去宣教,成为这些地方的祝福。

 

参考书目:

1、 斯托得,〈宣教的神〉于《展望心视野》。温德和贺思德。第四册。台北:橄榄,2016

2、 维沙尔.曼格尔迪、露丝.曼格尔迪。〈威廉克里,何许人也〉于《展望心视野》。温德和贺思德。第四册。台北:橄榄,2016

 



[1] 斯托得,〈宣教的神〉于《展望心视野》(温德和贺思德,第一册,台北:橄榄,2016)页23-31

[2] 维沙尔.曼格尔迪、露丝.曼格尔迪〈威廉克里,何许人也〉于《展望心视野》(温德和贺思德,第四册,台北:橄榄,20166266